主页 > 玻璃种翡翠 > 李弥跑到“金三角”当了大毒枭(组图)

李弥跑到“金三角”当了大毒枭(组图)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3月18日

  在蒋介石的嫡系中,李弥算是特殊的一个。他曾经以炮兵猛轰宜昌机场,烧毁21架日军飞机,屡次创造奇迹赢得蒋介石信任,成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军长。但在淮海战役的最后关键时刻,他却丢下部队一个人逃之夭夭。后来,他重新组成的“救国军”也被击溃,李弥只能带着残部逃到了“金三角”(泰国、缅甸和老挝边境地区的一个三角形地带)。就是在这里,他变身为大毒枭,据说世界大毒枭坤沙早年就是他的部下。那么,李弥和青岛又有什么关系呢?

  李弥的家境不错。1902年,他出生在云南省盈江县太平街(今为腾冲县太平街),字炳仁,号文卿。父亲是当地著名的珠宝商人,李弥有弟兄八个,他排行老六,小学毕业后就读于清末举人王承漠的私馆。

  殷实的家庭条件足以让李弥完成所有学业,将来或许可以成为像父亲一样成功的商人。但一个意外打破了李家的稳定生活,也改写了李弥的人生。丁光仁曾是李弥的副官处长,他在回忆中说:“我听李弥将军说,他在读书时,因父亲经营珠宝有翡翠西瓜,被官府勒索,李父不肯交出来,官府便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其关押。”李弥年轻气盛看不过,砸开狱墙要帮父亲“越狱”,倔强的父亲不肯走,说:“如果走了,这事就成真的了。”李弥只能丢下父亲独自逃走了。

  越狱可不是小事,李弥不能在家逗留,独自一人闯荡江湖。那是个混乱的年代,但乱世也出英雄,聪明的李弥便抓住了机会。他跑到滇军第三军朱培德部第七师师部,从底层的勤务兵做起,他从小积累下来的文化知识在这里派上了用场,很快大家都知道有一个会说会写的勤务兵。不久,李弥就被提拔为副官。在李弥前期奋斗过程中,有本事是一方面,运气好也是很重要的因素,借着云南老乡的名义,他竟然成为广东韶关督办公署顾问袁恩锡的义子。搭上了这层关系,各种机会就多了起来,1922年,他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与成为同班同学,后来在朱德军官教导团里任排长。

  李弥身上所拥有的文化、聪明、勤奋,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关注,尤其是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朱德曾对李弥做过不少工作,让他认清形势,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但李弥别有所图,拒不参加起义,由江西跑到上海去谋职,后又转去南京,到了蒋介石旗下。为了讨好蒋介石,他又拉了很多黄埔军校的毕业生过去。

  自始至终李弥心里都很清楚,他讨好和追随的人只有一个,蒋介石。所以他从底层一步步往上爬,在最初的这个阶段,他几乎拼上了所有力气。

  1932年,他率领一个团驻防江西永丰。当时陈诚为了扩张实力,以李弥的部队纪律太坏为由要吞并异己,多数士兵都被缴械。李弥当时正患疟疾,得到这个消息后,马上集合部队:“我们没犯错,凭什么要我们缴械,你们同意吗?”士兵们大喊:“不同意!”李弥顿时来了精神,把扎在头上的白头巾一扔:“好,你们不愿,我也不愿,有种的跟我一起冲出去!”

  随后,李弥冲出陈诚的包围圈,带着为数不多的人逃跑了。为何陈诚的精锐部队拿不下为数不多的残兵呢?李弥有一样救命武器:他天天贴“欢迎陈军长!”的标语,制造出的和谐气氛给陈诚造成了很大的舆论压力,所以即便是追上,陈诚也不能硬来。李弥逃亡的目的地一想便知,蒋介石所在的南昌。刚到那里,陈诚的电报也到了,要求枪毙李弥。蒋介石觉得事有蹊跷,便亲自接见了李弥,这应该算是他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李弥表现得很真实:“过去校长在黄埔军校时,只教过学生如何打仗,未曾教过如何缴械。因此将部队带来交还校长。”这个理由让蒋介石对他立刻有了好印象,为赞赏他的忠贞勇敢,升为第三十六军一六七师五七三团团长。

  有了这么好的结果,李弥比以前更努力。1941年4月,他作为第八军荣誉第一师师长在增援宜昌时,用炮兵炸毁了日军的宜昌机场,烧毁了21架敌机,这事被战地记者刊登在了报刊上,人们对这个名叫李弥的人大加赞赏。松山,是日军的最坚固防线,被称为“东方马奇诺”,在久攻不克的情况下,1945年,升任第八军副军长的李弥通过步炮空协调攻击、组织敢死队冲锋和工兵掘壕爆破等手段,竟然拿下松山,打开了前进通道。

  从此李弥成为的优秀将领,而真正被蒋介石列为嫡系还是在1947年。当时,他在临朐被陈毅率领的解放军包围,陈毅写信劝他弃暗投明,但李弥还是没有同意,反而硬碰硬。结局是,他的整编第八师伤亡五千余人。消息传到蒋介石那里,他被彻底感动了,当即派国民政府国防部新闻局局长邓文仪到山东慰劳,并授李弥青天白日勋章。这可是的最高荣誉,李弥感叹:“这回算是通了天了。”

  李弥终于成了蒋介石信任的将领,当上整编第八军军长。当淮海战役打响,他又被升为第十三兵团司令,成为战争中的主要力量。但蒋介石不知道,眼前这个想尽办法投靠自己的人,并非那么忠诚。提到李弥,青岛著名文史专家王铎说:“据有些将军回忆,李弥是个奸猾的人,无论到哪里他都给自己留好后路。比如前方在打仗,他除了要制定作战方针,发挥军长的作用,还会比别人多想一层,如果战败了怎么逃?”这股奸猾劲,在淮海战役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当时黄百韬的部队被包围,蒋介石派李弥兵团前往徐州,帮他解围。可是到麻谷子时,李弥兵团与解放军狭路相逢,双方进行了一场激战。李弥派出一个师的兵力向麻谷子轰炸了三天,当看着眼前的村庄在一片火海中时,他得意洋洋地告诉部下:“只要搜索一下就能占领了。”没想到刚靠近村庄,又遇到了解放军。李弥纳闷了,他们都是从哪里出来的,怎么会这么顽强呢?仅仅一个叫麻谷子的小村,就让李弥兵团受到如此挫折,奸猾的李弥大叫“该死!该死!完了!完了!”没了李弥的支援,黄百韬全军覆没。

  此后的战争,军队连连挫败。李弥的部队留在徐州,等待蒋介石那一声突围令下。在此期间,陈毅再次劝降,固执的李弥非但不同意还杀了带信的人,并枪毙向解放军投降的官兵。直到此刻,李弥对蒋介石、对仍然心存幻想,但这只是他个人安慰罢了。

  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结束,人民解放军历时65天,共歼灭精锐部队22个军56个师共55.5万余人。高级将领黄百韬在碾庄圩战场上被击毙;李延年、刘汝明、孙元良率残部南逃;杜聿明、黄维被俘;邱清泉在陈官庄战场上被击毙;唯有第十三兵团司令李弥战后下落不明,死不见尸,活不见人,多次搜查无结果,成为战后一大谜团。李弥成为淮海战场唯一漏网的高级将领。他究竟是怎么从战场上逃离的?我们会在后文中介绍。

  淮海战役注定了的彻底失败,但蒋介石仍然派李弥做最后的挣扎,李弥以第十三编练处司令的身份在人们的疑惑中“死而复生”,自此在老家云南活动。但好景不长,1950年解放军进军云南,十三兵团也被击溃,其残部逃到缅甸境内,在中缅边境一带活动。

  这时,李弥又被派到了缅甸,纠集逃到这里的旧部以及缅甸当地的武装势力,妄图卷土重来,但他们几次侵犯云南边境都无功而返。中国大陆已经全面解放,逃到了中国台湾还没稳定下来,时间一长似乎忘记了还有一支军队在这里坚守着。没有军费,为了养活自己,他们在这里发现了一种发财方式— 种植罂粟,生产鸦片、。久而久之,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边境地区的“金三角”便有了一支生产、贩卖毒品的部队,而李弥便是毒品的大头目。据说后来的世界大毒枭坤沙,早年就在李弥的部下。

  后来,李弥回到台湾,先后担任台湾代表、中央评议委员和“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等职。1973年12月,71岁的他在台湾去世。而他亲自打造的“金三角”自此成为毒品的一种标志,贩毒形势一直很严峻。从勤务兵到军长,再从高级将领到世界大毒枭,李弥的人生跨度确实很大,在这期间,他跟青岛的关系也不断变化着。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