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玻璃种翡翠 > 滇缅翡翠传奇(组图)

滇缅翡翠传奇(组图)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3月29日

  未来5至10年,翡翠市场仍存在巨大潜力。时过境迁,这条“造富”之路上的艰难险阻也会越来越多。因为市场日趋成熟,竞争愈发激烈。

  中缅边境,云南小镇。在畹町提起杨自文,当地人会告诉你:“过了这道门,整条街都是他的。”

  肤色偏黑,穿着一件浅蓝色衬衫。很难想象这个看起来更似公务员的人物,已是坐拥几十亿资产的边境富商。

  面对记者“身家多少”的问题,杨自文毫不介意。他淡定地算了算可见的资产估值:“13个博物馆价值十个亿,‘亚洲一号’也值10亿。”

  杨自文提到的这两项资产,现在均存于那条被称为“畹町边关文化园”的小镇一条街。

  13个博物馆,收纳了大批量个人藏品,从汽车到玉石,再到钱币、民俗文化等不一而足。

  “亚洲一号”,是他的镇山之宝—一块重达3吨的翡翠原石,存放于一个茅草屋,不显山、不露水。这块将近10年前与朋友合伙花费3000万从缅甸购入的翡翠原石,如今辗转成了杨自文所经营的云南勐拱翡翠公司的独家私藏。

  用疯狂的石头形容它一点不为过。当年的3000万早已跃升至超10亿,坊间还盛传曾有买方出价13亿收购这一原石,但被杨自文拒绝了。

  过去20年间,翡翠的价格飙涨数十倍。这一充满灵性的宝物在成就个人、企业传奇的同时,也变成了地方经济最珍贵、最夺目的点缀。

  关于第一桶金,杨自文最为津津乐道的是一次180元转手变成1.8万元的经历。

  频繁奔走使他得到机遇的垂青。花了180元从一个缅民(云南人对缅甸人的称呼)手里购买了一块翡翠原石,随后,他转交朋友在珠宝店柜台卖出了1.8万元。一转手,即是百倍的收益。

  这之后,另一种奇特的交易方式进入了他的视线。用再先进的仪器都无法穿透普通石材外观包裹下的翡翠品质,催生了翡翠行业独有且极富刺激性的交易—赌石,赌石可以让参与者一夜暴富,也可以转瞬让其散尽家财。

  可以说,上世纪90年代的翡翠行业尽管并未显山露水,却是个满地皆可淘金的行当,杨自文在这个行当坚守了19年,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很多追随他的人。目前杨自文开办的勐拱翡翠在全国各地已有500多家门店。

  不过要说传奇,包括杨自文在内的几个翡翠富豪都向记者提起一个叫张阿凤的女人。传闻当年张阿凤要前往西双版纳,但一次机缘巧合的搭错车,将她带到了云南瑞丽,而这一错,又成就了一个亿万富豪。

  十多年前搭错车以及初到边境城市无所依靠的艰辛外人难以感同身受,为人所乐道的传奇背后,传递到听者耳朵里的,似乎就是:在那个时候,有经商头脑的人只要来到了这里,20年后都能成为令人艳羡的翡翠富商。

  云南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昆明世纪融通珠宝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周存会告诉记者,如今瑞丽做出名堂的珠宝商,很多都是从上世纪90年代卖地摊货开始的。

  “卖一点泰国的化妆品,卖一点进口的服装,我们叫‘难民服’,买不起好的服装,买一套‘难民服’,80块钱。就这一批人,后来都做珠宝了。”

  据周存会透露,过去20年间,翡翠造就了云南几近上千个亿万富豪。杨自文是其中之一,周存会自己亦是其中一员。

  翡翠行业的兴盛与其造就的传奇无疑得益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快速增长,中国如今已然成为奢侈品消费第二大国、珠宝类消费第一大国家。

  周存会说,云南翡翠产业起于1994年,当时包括翡翠开采、加工、销售、研究等从业人员不足万人,年销售额不过几千万,单件万元以上的产品非常少见,价值几千的产品已算精品,矿山开采也还是原始的人背马驮,开采量有限。

  “当年我们瑞丽经营珠宝的商户也只有十几家,翡翠产品只有暴发户才能买得起。人们对翡翠的认识程度非常低,绝大多数都没有听过,更没有见过翡翠。”周存会说。

  “发展真是迅猛,现在云南从事翡翠经营的商家将近15000家,去年销售额是370亿,从业人员50多万,现在开采规模很大,机械化程度非常高,玉石产量每年达十几万吨。”周存会说。

  据统计,过去20年,钻石价格上涨3倍,祖母绿价格涨了4倍,蓝宝石价格涨了5倍,红宝石涨了10倍,而翡翠价格上涨则高达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这是真的,翡翠玻璃种是最好的,以前买一个这样的产品,就几千块,最多就三四万,但现在一个玻璃种手镯最少是100万,好的到200万,因此云南从事翡翠经营的行业,造就了差不多上千个亿万富翁了。”周存会说。

  已有400多年历史的翡翠,传闻最早由云南赶马人发现。对于翡翠的描述,民间通常用种、水、色来形容其品种,所为种指其质地、水指其透明度、色指颜色,评价翡翠的优与劣,颇为复杂,仅种而言,民间就分为玻璃种、冰种、糯种、豆种等不一而足。

  但所有这些词语并不存在于教科书里,周存会说,可见以前翡翠的经营和研究程度相当低,就是在矿物学中,也只有硬玉之说,没有翡翠。

  “国家对翡翠的研究日益深入,大大小小的研究院陆续成立。”周存会说,比如云南就设有珠宝玉石鉴定研究院,中国地质大学、昆明理工大学、云南国土资源学院都成立了珠宝学院,培养了一大批的珠宝人才。

  而放眼市场,目前平均每年仅是缅甸翡翠原石公盘的交易总额即超过100亿元,到了成品销售终端,杨自文保守估计:交易额超过500亿元。

  珠宝玉石产业被认为是沟通云南省矿产业和旅游产业的中间桥梁。不过,翡翠虽然起于云南,但过去20年的兴盛则是在广州,“玉回云南”成了希望所在。

  缅甸是翡翠的主要产地。有资料载,上等翡翠产地在缅甸伊洛瓦底江支流露露河一带几百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云南与缅甸有着最长的边境接壤线,优势得天独厚,云南也由此成为翡翠历史大省,仅昆明即有十大珠宝历史城,还有一条中国高端珠宝第一街—翠谷青云街,有40多家专门做高端珠宝的门店。

  目前云南较为大型的珠宝企业包括百昆大,七彩云南、云地矿以及上市公司东方金珏等,截至26日收盘,东方金珏市值已近70亿。

  据统计,云南省有大小珠宝玉石企业和加工户1万多家,从业人员60多万人,初步形成了较为全面和完整的市场体系,云南希望现有优势得以发扬光大。

  公开信息显示,云南省委、省政府于2010年正式确立以珠宝玉石为核心的“石产业”为云南省特色优势产业,2020年力争实现1000亿元的产值,从业人员100万,全力打造为新的特色支柱产业。

  “我们瑞丽、腾冲、盈江形成了毛料的加工基地。因此云南省把珠宝玉石产业作为我省的优势特色的产业扶持发展。”周存会说,到云南旅游的人,都要去看且要带回一点珠宝,云南翡翠玉石

  无处不有,只要是住酒店,大堂肯定有,每个商场都有,机场有,所以说是民生工程,对就业、藏富于民都非常重要。

  要打造千亿产值,依赖以往靠自有积累逐步成长的方式显然不符合翡翠业,包括杨自文在内的众多翡翠商开始考虑借力各种金融杠杆。

  “发展了近20年,真正使用银行资金也就是近4年左右。以前都是靠自己的个人积累来做事业。”杨自文说。

  云南翠之稼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龙计衡也说,他接触银行信贷还只是两年前的事情。龙计衡所经营的翠之稼主营高档翡翠产品,目前也在着力打造品牌影响力,对资金有较大需求。

  “以前有多少机会,看见好东西,却因为没钱只有路过,有时候跟参一点小股,没话语权,任由别人去做,很多都是暴殄天物。”龙计衡说。

  珠宝行业尽管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但大部分珠宝企业规模小、缺乏精品,是现在云南珠宝市场发展的一大桎梏,而没有资金又是很多珠宝玉石商户无法留住玉石精品的一大原因。

  虽然云南90%以上珠宝玉石企业为小微企业,仅有几个柜台或一个铺面、一间工厂,但资金流水大,一件产品通常有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流水,一块原石价格也可能上亿,仅靠自有资金,没有银行资金的支持,企业要想发展壮大,行业要想做大做强非常困难。

  杨自文说,勐拱翡翠从当地的经营翡翠品牌,发展到多元化、经营各类珠宝和设计品牌珠宝的品牌,深感资金压力的解决是品牌腾飞的一个关键。

  好在,很多银行已开始深入调查,不断打破传统服务模式,大胆创新,实现了银行支持珠宝玉石产业发展的许多突破,包括华夏银行、民生银行等都有介入。

  在杨自文看来,银行和珠宝企业的合作仅刚开始,未来前景十分广阔。“缅甸一次公盘都是100亿或200亿人民

  币这样的成交金额,购买的商家80%到90%都是中国的企业和个人,一个翡翠店的投资,1000万或2000万只能算是小店。云南瑞丽、盈江、昆明各地的珠宝市场基础建设,珠宝商铺存在大量资金需求,市场潜力十分巨大。”

  不过,杨自文关注的并不仅仅是银行,他说翡翠行业完全可以嫁接基金、信托、票据、金融租赁等方式,来系统完成梦寐以求的珠宝翡翠金融。

  也正是金融的介入,使云南翡翠行业得以转型升级,不少企业走上品牌化、规模化、产业化的发展方向。

  “银行资金的进入,使我们勐拱品牌如虎添翼,3年时间我们开店的速度增长了43.75%,品牌市场占有率提升到50%。”杨自文说。

  尽管如此,据周存会估算,目前银行提供的资金支持与要达到千亿产值的目标,仍有很大的缺口。

  “货品涨价都是乘以二、乘以三地涨,我最近又要开始调了。”杨自文描述的翡翠价格形成及上涨过程,几近“粗暴”。

  他分析有几大因素决定这一市场潜力:一是资源紧缺,缅甸公盘暂停两年,今年6月24日恢复公盘一次,但产品比往年减少了30%,价格则上涨35%,成交235亿,好的产品也仅有四五十公斤;二是翡翠有保值、升值潜力,有投资价值;三是中国人有赏玉、宠玉、藏玉的习俗;四是中国人文化需求量增大;五是收藏、鉴赏翡翠的群体越来越庞大。

  “五大因素就决定了未来翡翠价格还会涨。现在经济比较低迷,但是翡翠从来不落价,非常坚挺。”周存会说。

  翡翠产地的惟一性、成矿的复杂性及其产量的不确定性,使其比钻石更加珍稀,更具有收藏价值。有资料显示,从公盘开始到2011年,翡翠的藏家人数和份额数、成交量持续上涨,从未停滞不前。

  而目前翡翠消费市场仍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的中高端收入群体中,杨自文估计未来翡翠将在中国二三线城市甚至城镇市民中流行,市场范围逐年递增,且行业不受政策影响。

  龙计衡看得更远。他说,未来中国越来越多的文化输出,还将带给翡翠第二次辉煌。且目前拥有翡翠的多是60后、70后,年轻消费群体的市场还未真正打开。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