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玻璃种翡翠 > 300亿市值全部蒸发!翡翠“赌王”困在一堆石头

300亿市值全部蒸发!翡翠“赌王”困在一堆石头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6月09日

  3月10日,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钰”)迎来了最后一个交易日,当日公司最终收跌5.88%,股价定格在0.16元/股,总市值仅剩2.16亿元。

  而这家珠宝公司曾在2015年市值飙升至300亿,短短五年,一切近乎归零。

  新世纪以来,和田玉、黄龙玉、翡翠成了“疯狂的石头”,备受资本追捧。市场也产生了赵兴龙这样的资本大佬,登顶“云南首富”。因“赌石”而兴的赵兴龙还一路豪赌,持续耗资近百亿囤积翡翠原石,但是11年间只卖出58块原石,回款5.86亿。

  而今,作为唯一的翡翠概念股,东方金钰在债务危机中无法自拔,失信信息高达36条,赵兴龙的翡翠神话将曲终人散。

  东方金钰的天猫店依然在营业,有近8万粉丝,不过,售价高昂的翡翠手镯等产品销售寥寥。退市消息出来后,3月12日晚间,东方金钰的淘宝直播间涌入677位消费者。他们是等待 “捡漏”的粉丝,还是想看热闹的好事者?

  数百年来,产自缅甸的翡翠从中缅边境的云南瑞丽、腾冲等地进入中国市场。这种晶莹剔透的玉石给这些边陲小城带来了人气,也催生了各类翡翠玉石交易市场。

  瑞丽的“赌石”交易堪称业界奇葩,“一刀生、一刀死”的交易能让人一夜暴富,也能让人顷刻倾家荡产。这里做赌石生意的人,通常会在“切涨了”(行话:翡翠原石切到好料)后放鞭炮和烟花,向整个城市的人宣告自己“发财了”。

  上世纪80年代的一天,一个叫赵兴龙的江苏徐州人第一次走进这个光怪陆离的市场。

  赵兴龙1956年出生于徐州贫困的农民家庭,父亲早早过世,他辍学在家割草、拣鸡粪、下地种田。他在18岁离家参军入伍,做过汽车兵,也搞过后勤和情报。在云南部队服役期间,他偶然间接触翡翠原石生意,从此一发不可收。

  有报道称,他出差时,在瑞丽翡翠交易市场看中一个石头,对方开价两万多,但他身上只有几千块,他又借了一万多买下石头。结果很悲催:石头切开后是块废料,只值几百块。

  不过,这丝毫没有打击赵兴龙的“赌石”兴致。以团职干部身份转业后,他正式入行翡翠行业。

  这是个“水很深”的行业,由于翡翠原石资源稀缺又缺乏统一定价标准,你根本无处得知原石内心是珠玉还是砂砾。因而这块“石头”的交易全凭买卖双方的博弈和纵横行业的经验。

  国际珠宝网曾这样介绍赵兴龙,说他曾在缅甸阿玛拉布拉古城的中国寺庙内看到一条刻满死难者名单的石碑,上面是6000多个商人的名字,大部分都是因为寻找宝石而丧命。赵兴龙没有被长长的死者名单吓住,反而笑称:“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

  赵兴龙早年的“赌石”经历被传得神乎其神:曾因为赌石一无所有,也曾在几天内爆赚7000多万。

  2003年5月,赵兴龙成立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主营工艺品、饰品的销售。仅一年时间,赵兴龙就开启借壳上市之路,将赵兴龙的翡翠资产注入湖北上市公司多佳股份。公司总部也从云南迁到了武汉光谷。

  当时,对这场资本豪赌,市场并不看好。在当时的资本语境下,一些企业家选择卖壳退市,远离资本市场,而赵兴龙偏要逆风而行。

  2006年8月,多佳股份更名为 “东方金钰”,赵兴龙成功迈入A股市场,一跃成为中国翡翠业第一且唯一一家上市公司实控人。

  也是在这一年,电影《疯狂的石头》上映。这部宁浩导演,郭涛、黄渤、徐峥等出演的黑色喜剧片,讲述的正是一个所谓价值连城的翡翠的故事。

  在武汉安营扎寨后,“东方金钰”再次开启了总部搬迁和市场扩张步伐。据《鄂商》杂志报道,因为武汉翡翠市场疲软,消费能力不足,公司几次想在本地开业未果,因而在2007年整体迁至国内珠宝集散地的深圳罗湖。其后几年间,公司在缅甸、北京、昆明、成都、深圳、沈阳、大连、哈尔滨等地拥有多家分支机构,布局上百家网点。

  那几年,国内翡翠市场也处黄金时期,翡翠价格连年上涨。2007年5月,东方金钰股价站上高位。相比之前的多佳股份每股不到3元,东方金钰彼时最高涨至20元左右。东方金钰还接连拿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广州亚运会黄金饰品特许经营权,一时风光无两。只不过,顶级赛事特许经营权听上去名头响亮,但带来的利润有限,甚至被质疑“赔本赚吆喝”。

  也就在2007年,眼睛“小而犀利”的赵兴龙以资产27亿元登上胡润富豪榜,成为云南首富。关于这次评选还有个小插曲。《鄂商》报道曾称:对于一些不愿露面参评的富豪,胡润榜存在一个“潜规则”:支付一定费用就可不用上榜。胡润开价50万,赵兴龙觉得高了,压价到30万,没想到最终还是上了榜。赵兴龙曾私下调侃:“没想到他们还是嫌钱少了”。

  2009年,东方金钰推出全国加盟连锁业务。赵兴龙曾表示,“加盟必须有1000万元加盟资金、且店面处于核心地段。”

  彼时的赵兴龙早已成为业界大佬,他以“著名翡翠原材料鉴定技术专家”和“中国首批注册珠宝评估师”等头衔在《中国文化报》发表文章,文中提及,翡翠是一个高利润的行业,但因为缺少标准化被诟病,而他将建立行业规范。

  但“规范”或许很难符合赵兴龙的个性。他曾经在回答东方金钰是否引入外部投资者时称:“我就是要一股独大,这个行业非常特殊,拍卖一块玉等到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了,石头早被别人买走了。”

  赵兴龙曾把东方金钰规划为集原材料交易、饰品加工、成品销售和顾问咨询为一体的珠宝公司。他甚至还在腾冲购买200亩地准备建设中国翡翠城。

  规划雄心勃勃,首富神线亿元资产成为云南首富,排名全国富豪榜第 573 位,相比 2012 年飙升了 123 位。

  但短短几年时间,“云南首富”赵兴龙就屡屡被限制高消费,“翡翠第一股”的股价跌到谷底,让几万投资者寝食难安,最终被强制退市,

  外界普遍认为,东方金钰一败涂地的根源,主要还是公司主业凋零导致连续亏损,而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东方金钰押注翡翠玉石,疯狂囤原石。

  截至2020年上半年,其存货账面价值高达84.65亿元,占总资产的79.1%。其中,珠宝玉石(主要为翡翠原石、翡翠成品)账面价值高达82.53亿元,黄金金条及饰品1.54亿元。

  “赌石大王”痴迷原石,在东方金钰上市前便大量囤积原石。上市之后多年,东方金钰的主业居然与当年在瑞丽的赌石市场没有本质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动用了股民和各路拆借资金,进行了更大层面的豪赌。

  仅2017年,东方金钰就斥资近25亿购入319块石头,东方金钰的解释则是,原产地缅甸政府对翡翠出易的管控趋严,加大原石采购是公司持续经营的保证。

  原石能否越囤越值钱且不说,至少是越囤越“吃钱”,仓库囤着的这一堆换现率与周转率较低的石头,时刻吞噬着东方金钰的利润和现金流。

  痴迷“赌石”的赵兴龙,还在想方设法寄望于资本市场拿钱继续。东方金钰多次发布定增计划,妄想着上市“讨钱”。

  2011年8月,东方金钰拟以19.42元/股发行不超过4000万股募集7.8亿元。但到了2013年4月,经过数次补充审核材料且下调每股价格之后,定增申请终止。

  一周后,东方金钰再次提交定增申请,拟以19.54元/股发行4606万股募资9亿,再失败。

  2014年,东方金钰又抛出15亿定投计划,这次终于得到“回报”,是因为赵兴龙搭上了人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的徐翔。

  但是事隔不久,这起“赌王”与“股神”之间的共谋操纵股价事件就败露了。2015年11月,穿着白色阿玛尼西装的“股神”徐翔在杭州湾跨海大桥被抓,也由此点燃了赵兴龙身后的隐形炸弹。

  徐翔事发被调查期间,2015年12月,“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顾峰失联。有报道称,在这起股价操纵案中,徐翔支付了顾峰好处费210万元。

  2016年4月,赵兴龙因个人原因辞去“东方金钰”董事长等职务。毕业于瑞士商学院的赵宁从父亲手中拿下接力棒,一度豪情万丈,扬言要将这家100亿市值的公司做到100亿美元市值。

  次年,赵宁以70亿身价成为云南首富。但是,这一次首富加身,似乎是赵家翡翠王国的最后一抹斜阳。

  赵宁对扭转东方金钰困局,并无新招,而是更激进地买买买,导致了比父亲在台时更严重的财务问题。当赵宁似乎意识到什么时,他又开启了卖卖卖模式,在阿里拍卖上公开拍卖“中国翡翠城”和“东方金钰大酒店”项目,结果双双流拍。其中,前者投资号称超过6亿,但1.178亿起拍也无人问津。

  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东方金钰账上现金只有653万元左右,而总负债高达94.51亿元,其中流动负债71.82亿元。东方金钰仓库里没别的,只有自称价值近90亿的石头。

  这家公司还屡屡造假,侵害投资者合法权益。2020年中国证监会曾公布“东方金钰财务造假案”: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东方金钰伪造翡翠原石采购、销售合同,控制19个银行账户伪造采购、销售资金往来,累计虚构利润3.6亿元。

  去年12月,央视新闻记者走访了位于罗湖区的金钰大厦,发现办公室空空荡荡。

  深圳市金梧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任金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钰走到今天,不景气的翡翠市场的确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公司管理层并没有用心经营。

  在东方金钰长长的债权人名单上,有广州市农村商业银行、五矿经易期货、中国建设银行深圳市分行、华融控股等各路资产豪门。而它的欠债规模,动辄数亿。

  与东方金钰衰败相对的是,国内的翡翠玉器市场依然火爆,尤其在那些24小时联播的淘宝直播间里。

  凌晨3点半,42岁的林锐芝准备下播了。她要赶紧休息,因为隔天9点半,她又要准时出现在屏幕中,帮粉丝们张罗托盘里这堆花花绿绿的翡翠。

  广东揭阳阳美村,遍布着数不清的玉器店,也遍布着数不清的直播间。往村中的大世界翡翠城走一遭,随处可见招聘淘宝主播的海报,几乎每家档口都透过着这块小小的屏幕与世界连接。

  像林锐芝这样的主播每月平均可以卖出100万的货,生意好时日均能卖出10多万。一个月她能赚几十万,若以揭阳当地的房价估算,一两个月就可以赚一套房。

  2016年年底开店的东方金钰天猫旗舰店也投身到直播大潮中。3月12日晚间,有677位粉丝等待在直播间“捡漏”。

  东方金钰还能杀个回马枪吗?仓库里号称近百亿市值的石头,或许是赵氏父子最后的希望。但是,也有人说,财务造假严重的东方金钰,它仓库里的原石真的价值连城吗?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