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玻璃种翡翠 > 细话古人的玉雕世界

细话古人的玉雕世界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9月03日

  玉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以玉为中心载体的玉文化深深影响了古代中国人的思想观念,成为中国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其包含有“宁为玉碎”的爱国民族气节,“化为玉帛”的团结友爱风尚,“润泽以温”的无私奉献品德,“瑕不掩瑜”的清正廉洁气魄……中国人爱玉、惜玉、崇玉的历史悠久,人们对玉的喜爱也一直延续至今。今天的故事,就从这些美丽石头讲起——

  古人爱玉,并非纯粹是因为外在的美丽,而是重其内涵。人们佩玉在身,以此自勉自比,作为自己的人生启示,规范自己的言行不要出格,所以自古有“君子比德于玉”的说法。《说文解字·玉部》中记载:“玉,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勰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折不挠,勇之方也;锐廉而不技,洁之方也。”这就是说,古人认为玉中蕴含五德。

  相传,远古时代黄帝分封诸侯时,就以玉作为他们享有权力的标志,以后许多帝王的“传国玺”也都是玉做的。商代使用墨玉牙璋来传达国王的命令,在有文字记载的周代也已开始用玉做工具。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块玉就是“和氏璧”。早年间,它曾辗转于各路诸侯之手,后被秦始皇制成传国玉玺,上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鸟虫形篆字。在和氏璧存世的千余年间,被奉为“天下所共传之宝”,后不知所终。

  上世纪70年代,宝鸡国墓地曾出土了玉、石等文物1300多件,其中以鹿、虎、鸟、鱼等为造型的动物玉雕形象生动,器形精美,是上乘之作。2016年10月,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新增了常设专题展“明月照琼琚——古代玉器与艺术生活展”,展览汇集宝鸡地区先秦时期精品玉器166件(组),分“崇礼”“尚美”“天趣”“琢磨”四个单元,展出琮、璧、玦、柄形器等玉器精品,向公众生动全面地介绍了先秦时期宝鸡地区复杂的社会关系,展示了本地玉文化的独特魅力,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和研究价值。

  走进展厅,玉鹿回首张望、玉龟缓步攀爬、玉虎奔跑向前、玉蝉低吟浅唱……一件件栩栩如生的动物玉雕在灯光、投影、手绘等方式的烘托下,如同精灵一般,“活”在了三千年前的周原大地上。细观这一时期出土的周代玉雕,可以发现,西周时期制玉多为片形结构。这是因为,当时的统治者以商人亡国为借鉴,拒绝奢靡之风,崇尚节俭治国。这种执政理念直接反映在器物上,就是周代的纹饰不及商代的繁缛,归于简洁朴素,所以素面片状的玉器大量增加。

  为了让这些玉雕更加鲜活,匠人必定雕琢一番,所谓“玉不琢不成器”,只有细细“琢”出来的玉器作品才有生命力。因为玉的美必须经“切、磋、琢、磨”的繁复工序才能焕发,所以《诗经·卫风》的一首诗中写道:“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据专家推测,古代匠人在治玉过程中,可能先以管具制料,再以线具、片具等工具制作完成。另外,从玉雕作品的口鼻部“中间宽深、两端尖浅”的特征来看,可能是用砣具制作而成,以阴刻的细线显示了动物肌肉的线条流畅,看起来活灵活现。

  自古以来,匠人以刀为笔,来勾勒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早在史前时期,古人就已熟练掌握了一套虽然原始简陋,却娴熟精湛的琢制玉器的技术。在考古发掘中,曾发现一些原始治玉工具,以及琢制玉器时废弃的边角料和留有加工痕迹的玉器成品。据推测,古时的治玉工序分为采玉、开眼、解玉、钻孔、打磨、镂刻、抛光等。

  在宝鸡地区出土的大量玉器中,动物造型的玉雕占有很大比重。据了解,动物玉雕最早源于新石器时期,它的题材则是当时的部落图腾。拿龙凤图案来说,它们起源于我国原始氏族社会的图腾崇拜,龙图案形体的基调就是蛇,而凤的基调就是鸟,这可以从商周两代的玉器和青铜器的造型与纹饰上得到进一步证实,商周时期,象征权威的龙凤玉雕大量出现,从造型到纹饰上都别具一格。

  商代的玉雕龙凤形制厚实古朴,线条简拙粗犷,一般龙的造型作环曲状,头部和尾部靠得很近,有时甚至相接。到商代晚期,玉龙的造型逐渐趋向繁复,背部开始出现脊齿形图纹;西周早期的龙凤继承了晚商的风格,这主要是因为周和商原来有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往来,后来周武王伐纣灭商,不仅获得大量的青铜器和玉器,还有王室之玉料及琢玉、冶炼的工奴,使周代治玉得到人力、物力的加强和技艺的传承。在宝鸡地区扶风黄堆26号墓就出土过一件高4.3厘米、宽2.6厘米、厚0.2厘米的龙凤共体合雕玉佩,造型精美,令人过目不忘。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