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吊坠 > 记者300元网购翡翠 拍卖行坚称值十万

记者300元网购翡翠 拍卖行坚称值十万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5月31日

  昨日,本报以“记者拿着一块网购只值300元的翡翠走访拍卖行,被鉴定A货翡翠估价20万元?”为题,报道了我几天前拿着同事的两块翡翠走访市内多家拍卖行的遭遇(见新快报7月12日A12-A14)。

  报纸上街后,我又拿着那两块玉回到之前走访过的拍卖行,希望他们给个说法。有意思的是,佳昊、隆盛和诚德三家拍卖行对于报道的回应各不相同,有的一口咬定我那块300元买来的翡翠确实价值十万,有的则称当初的估价只是凭借自己的经验,而不是代表权威人士的意见,还有的则全盘否认了自己当初的说法。

  这两块翡翠到底值多少钱,为了给读者去伪存真,我昨天拿着两块玉石去了权威的官方鉴定单位,也去了不下五家玉器买卖市场,均得出结论这两块翡翠真的不值钱,不要说十万,连500元都没人买。

  这两块都是A货的翡翠,都是天然的,小块的(300元买的)是天然的冰种翡翠,根据国内市场估价的线元买的)在国内也可以拍个五六万元。

  昨日中午我回到佳昊,这次依然是市场总监高松出来接待。就是他之前拿着我那块用300元从淘宝买来的翡翠,鉴定后得出“走香港拍卖渠道最多可以拍到20万元”的说法。

  他直言已经看过我们的报道,“对我们有意见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来曝光?有意见为什么不能找我们公司相关的部门来协商?”

  “你的翡翠值不值那么多钱不是你来确定的,我们拍卖公司就是负责炒作的,把价格炒高了,你怎么知道20万元卖不出去?你自己卖肯定达不到那个价格,经过我们平台炒作之后说不定就可以。”高松说。他的说法让我一愣,难道他之前估价后要我交的1.5万元就是给他们公司的炒作费用?看来我同事的翡翠还线万元?

  他继续给我讲故事,之前在香港,一块宋代的汝窑拍了2.6亿元。“所以这个(拍卖)都是需要一个过程,不是你自己去卖就能卖那么多钱。而且玉石翡翠这个东西,本来就是具有收藏价值,到底值多少钱谁也说不准,你花100元买的东西说不定就是有人愿意拿几万元去买。”

  他又线万元的价格,只是我的一个预期价,或者说我给的一个区间价,就是有可能拍到20万,但是我没有做保证一定(能卖到那个价),这个是有一定风险的。你也可以300元起拍或者一万元起拍,这个是您个人的自由。”我糊涂了,然后场面就出现了诡异的效果,我一个劲解释我同事的翡翠线元买来了还老抱怨买贵了,但是对方却把话题拼命往回拉,确定我拿来的翡翠很值钱,并建议我去专业的鉴定机构重新鉴定。“我觉得至少值10万元啊,现在A货翡翠在市面上都很值钱的,你不要小看玉石市场。”他还强调,“你的翡翠真的只值两三百块钱我干嘛要收过来,我脑袋有病啊?”

  被问到有没有鉴定师资格,高松回答:“我没有评估资格,这个是我个人的经验来判断的。”

  最后,我问他要他们公司的经营许可证和拍卖资格方面的证件,但是都被他拒绝,“没有义务给你们记者提供这些”。

  这两块翡翠都不算极品玉,但还能值钱,(小的这块)差不多就两万元左右的价位,大的那块的话可能就要低一些。

  之前把翡翠拿到隆盛的时候,接待的市场部万经理把其中一件价值300元的翡翠估价为2万元左右,而且再三强调这是他的保守估价“我们说的都是底价,也就是最保守的,实际上市场价格可能还会更高一些。”

  昨日我打电话给他做回访的时候,他依然坚持,虽然说那两块翡翠都不是很值钱,但是还是可以按照自己之前的估价卖掉。

  当听闻之前记者暗访的内容已经见报,而两块翡翠都是花几百元从淘宝上买回来的,电话那头的万经理显然有点惊讶,立马指责记者不应该只听他一个人的估价,当时应该花钱请他们公司的专家来做专业的鉴定。“我说的只是我认为的底价,都是我个人的观点而已。”他强调。

  两块都是翡翠,A货是没问题的,但是种头差了一点,这个去拍的话如果拍的好也就是五六万块钱,拍不好也有一两万块钱。

  将那块100元买来的翡翠估价到五六万元的诚德员工宋先生,昨天在电话里否认了自己之前的说法“我是说之前有同类翡翠卖到了五六万元,而不是指你们这一块。”

  我提出,可以将之前的采访录音发给他,在前两天的采访中,我问他两块玉具体可以卖到多少钱,他说的原线元买来的那块翡翠)这个拍的好可以拍到五六万,拍不好也就是一两万元。”

  之后,宋先生依然坚持声称自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他还强调,自己的公司是没有鉴定估价和拍卖的资格的,所以他不可能做出那样的行为。

  我决定换个问法,如果这家公司真的没有资格进行估价和鉴定,为什么会给我五六万元的买卖建议,而不是其他的数额,另外,当时走访时提到的2000元服务费又是根据什么来收的。这些问题让宋先生顾左右而言他,询问多次之后始终没有正面回复。

  挂上电线分钟不到,一位自称姓黄的女士给我打来电话,她说自己是诚德的老板,那位宋先生是她手下的员工。

  在问清楚我做这采访的目的是什么之后,黄女士首先感谢新快报对拍卖行业的监督,并称我所反映的那些“潜规则”在某些拍卖行确实是存在。

  她再次向我明确了自己的公司是没有鉴定估价和拍卖的资格的,并称之前的那位宋先生是刚入行半年的员工,所以对一些业务方面还不够成熟。“刚才你们通话时他的言行可能确实在沟通上面存在问题,所以请不要见怪”。

  黄女士说,如果宋先生在之前接待我们的时候,对我们带来的翡翠进行估价和拍卖,那只是他个人的行为,并不代表整个公司的业务水平。“对此我们决定严肃处理这件事情,给其他的员工以警示,以后一定多增加员工的业务培训和专业能力的学习。”

  为了求证这两块翡翠到底值什么样的价位,以及是否能够以万元计的价位卖出去,我专门去广东省珠宝玉石及贵金属检测中心,请专家来为两块翡翠做初步鉴定。

  一位李姓工作人员看了我的两块翡翠,问我是从哪里购买的,我据实回答。是否真的像高松所说价值十万元,李姓工作人员笑了:“花300元买来的东西你还指望能卖到20万?我看了一下,觉得两块翡翠只值你购买时的价格,可能通过网上购买玉石确实会比实体市场上便宜一点,但是相差不可能很大。”

  于是,我又拿着两块翡翠去了玉器市场,希望能够找到愿意收购的买主。但是,走了多家摊位,只有一家摊位愿意出450元的价格将两块翡翠一起收购。其余的买主均告诉我,两件翡翠的质量都不算很高,属于市面上一抓一把的那种材质,“只要稍微懂玉的人都不会花高价购买”。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