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吊坠 > 一场推高翡翠价格的战争

一场推高翡翠价格的战争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7月02日

  它想绕开的是包括盈州、腾冲在内的“中介”城市。于冬河说,广东翡翠加工业的规模早已超过云南,但人们多年来忍受着这些边境城市对于利润的抽水。“对翡翠加工业来说,你越接近货源,你的利润空间越大。”他说,“过去买卖绕不开云南。买卖的原石运回来之后,经常发现‘欠重’的情况,缅甸、云南这两个环节都有可能从中克扣了重量,但是运输路途实在遥远,遇到价值几万元的缺口,都常常作罢。”

  这个位于广东南海的小镇曾经因为90年代大批生产充斥市场的B货翡翠而声名狼藉,它希望通过开办“公盘”重塑形象,并成为取代云南边境城市的翡翠交易集散地。但它需要物色到有足够货源的大庄家。

  梁晃林当年就是“八三矿”生意的受益者,平洲制作B货翡翠的“八三石”原料都从他手里买入。他现在的身份是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

  梁晃林首先找到了90年代他在争夺缅甸“八三矿”开采权上的对手金固公司。“当年‘八三矿石’走俏时候,缅甸政府把大量的货源囤积在军事禁区里。不零售,100吨一批,每批里除了普通货外,也有少量特级货、A级货,批发价大约在100万美元左右。几乎没有私人能做这生意,‘八三矿’事实上垄断在金固公司手里,其他人要从它这里高价买进。”梁晃林回忆说,他为了取得“八三矿”经营特权,分享巨额垄断利润,向缅甸军方举报了金固公司“贿赂物管军官,以低价买超重的高质原石”的行为,从金固公司手中取得了一半的特许权。

  尽管金固公司仍然是由当年和梁晃林交手时的掌门人当家,但没人主动提起当年的不快。金固公司和平洲的合作几乎一拍即合。

  在周边几个翡翠加工城市里,平洲显然抢到了先手。和缅甸翡翠公司的直接合作,使这里的翡翠生意在充沛的货源和现金流保证下占尽先机,几个月内,在平洲集散的玉石数量和买卖商人翻了数倍。

  梁晃林说,这归功于他当年做翡翠生意时积累的资源。另外,缅甸几大玉石采矿公司遇到了资金周转问题,梁晃林出面找到香港地区一名玉石商人以5厘的月息借给这几家公司6000万港币。

  而一名平洲商人称,真正让缅甸商人动心的,是平洲跟他们开出的条件。“平洲承诺在这里举行的公盘,货主本人‘拦标’,不需要像缅甸公盘那样,交纳全部现金,当场提货。货主只用付很少的手续费。如果流标,标的原石将自动滚入下一轮拍卖。”

  这个极具诱惑的承诺完全取消了货主本人的风险,在已经不断高企的翡翠价格上继续推波助澜。

  “它相当于让货主回到了传统议价方式上的有利地位。”这名翡翠交易商说,他在今年的一次平洲拍卖上看中了一块石头,他估计在800万元左右,就报了700万元的价,结果唱标时发现,货主用2800万元的天价把货拦了下来。“因为不需要对报价负责,那些缅甸商人完全掌握着对价格的控制权,他们通常自卖自买,先以天价试探,然后在下一次的‘公盘’上略微降价。”“一年拍卖下来,可能一堆石头没有卖出几件,但是原石价格高居不下。在现在优质翡翠原石紧缺的情况下,这个‘有价无市’的市场只要人气不断,总有急于购买原石的商人高价出手,接下卖盘。”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