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吊坠 > 新疆和田玉因概念模糊致市场出现混乱

新疆和田玉因概念模糊致市场出现混乱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7月14日

  以友好路为例,仅地矿博物馆附近就有三个玉石交易市场,加上街边鳞次栉比的店铺,粗略一数就有200多家。在乌鲁木齐市,像友好路这样的交易市场有十处之多,还不算正装修希望赶在旅游旺季之前开张的。

  仅2007年一年,在乌鲁木齐市工商局登记注册的玉石经营、加工商户就有353家,而时间退回至2000年,当年注册的玉石经营商户仅38家。

  玉石市场越做越大,这当中被喻为“玉中之王”的和田玉更成了“疯狂的石头”,价格在短短几年间扶摇直上。2002年,和田白玉仔料还在每公斤三万余元徘徊,到了2008年,普通仔料每公斤达到二十万元左右。

  国内拍卖市场也屡屡爆出天价:在北京,一块重130公斤的和田羊脂玉以4950万元成交;在杭州一块78公斤的和田玉仔料原石以5300万元成交……

  奥运奖牌以玉镶嵌,更是给玉石热增温,而和田玉则是人们追逐的首选。有些精明的商家将上好的仔料藏在囊中,等待价格的再度飙升。

  按理说,看到这样一派繁荣的和田玉市场,爱玉人心里该乐开了花,然而中国玉雕大师马学武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从这看似繁荣的市场里,他看出了危机。

  在河北石家庄工作的杨莉去年趁10月黄金周来新疆旅游,临走时两姐妹特意叮嘱别忘了带新疆的和田玉。

  在乌鲁木齐一家玉器店,她以四折价位、每只5000元买了三只带有“和田玉”鉴定书的玉镯,满心欢喜地送给姐妹们。哪知朋友对玉石略有研究,仔细盯着镯子看了半天,末了,爆出一句,“这是青海料,不是和田玉!”

  很多奔着新疆和田玉名气来的人和杨莉一样,都认为和田玉就应该是新疆和田产的玉。而用其他地方产的玉充当和田玉,就是有意欺骗消费者。

  但玉器店老板刘俊却大呼冤枉,他认为,自己店里标着和田玉的玉虽不是产自新疆和田,但也是“和田玉”,并没有欺骗消费者。

  “‘和田玉’的概念模糊,导致和田玉市场混乱,新疆和田玉文化品牌已经严重受损!”对和田玉未来的发展,玉雕大师马学武忧心忡忡。

  这一切都缘于“新国标”的实施。2003年11月颁布的《珠宝玉石国家标准》中,“和田玉”统冠所有矿物成分为透闪石的玉石,自此和田玉成了一种泛称,不具备产地含义。

  “‘和田玉’写进了国家标准,是我们努力的结果。我们希望这个名称能为和田玉的声名远播和品牌传扬起到积极的作用”,新疆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秘书长易爽庭说。

  易爽庭解释说,珠宝玉石国家标准中规定,产地不参与定名:带有地名的名称,并不具有产地含义。也就是说“和田玉”、“岫玉”、“独山玉”等名称,并不特指某一个产地的玉石品种。然而以产地来命名却是业内的习惯,“和田玉”从古沿用至今已经被大众广泛接受,如今演变成天然玉石的品种名称,这一规定保证了国家珠宝产品命名的统一性,对规范珠宝玉石市场具有重要意义。

  从事和田玉研究40余年的易爽庭曾为“和田玉”写进国标而喜,毕竟自己多年的努力有了结果。这3年多的时间里,“和田玉”的名号不仅广为国人所知,而且为其他国籍和肤色的国际友人钟爱,传承了几千年的“自家宝贝”成了“国际宝贝”。

  大量的青海白玉和俄罗斯玉进入市场,由于国标中不表明产地,鉴定证书将含有透闪石的玉石均标注为“和田玉”。

  玉器店老板刘俊不停地揉搓着手中色泽油润的羊脂玉手把件,“不管国标怎么说,我认为只有产在玉龙喀什河的羊脂玉才能称其为和田玉。”他对和田玉的定义更为狭窄。但给顾客介绍时就不一样了,国标成了他的挡箭牌。

  他指着玻璃柜台里形态各异、有着精美雕工的玉石佩件说,“这些都是俄罗斯玉和青海玉,顾客来挑玉,我们也介绍说都是本地产的和田玉,有时候有极个别投诉说买了青海玉的,我们就告诉他国标的规定,这不算欺骗消费者。”

  “和田玉概念扩大了,内涵却大打折扣!”只经营和田玉原料及其雕件的玉器商人、和田玉收藏者陈军说,古往今来,和田羊脂玉之所以贵重,一直为帝王所青睐,就是因为其玉质温润如油脂、品质上乘、稀有(仅和田玉龙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出产),用地质学名称冠之会降低新疆和田玉的稀有性和文化品牌!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