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吊坠 > 疯狂的石头——和田玉价格暴涨利益链调查

疯狂的石头——和田玉价格暴涨利益链调查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7月15日

  “最近20年里,世界上可能没有一种商品的价格上涨速度可以与和田玉相比。”张裕生拿出一张自制的曲线年扣除物价上涨后的和田羊脂玉价格走势。张裕生是浙江金华人,收藏和田玉已有十多年历史,“最近30年顶级和田羊脂玉的价格上涨了约1万倍,如果扣除物价因素,则也有500-1000倍。”张裕生把他所有的好玉,都藏在距离西湖只有几百米的跃层公寓贮藏室里。他指着那些堆在一边的玉石,告诉记者,“别小看这些石头,它们的总价值可能是这套房子的20倍,而且增值速度比房子快。”记者从该公寓所在社区附近的房产中介公司查询得知,张裕生的房产价值约为800万元,2001年该房产购入时,为220万元。

  距离张裕生住处约4000公里之外的新疆和田地区洛浦县的玉龙喀什河边,10月中旬午间的阳光还有些毒辣,维族青年吐尔逊和他的朋友们为了淘玉,在河畔沙滩上挥汗劳作。但运气显然没有眷顾吐尔逊和他的朋友们,他们4人在这里干了已有两个星期,只挖到一块不到30克,还带点浆的青白子玉,价值不到千元。

  也许谁也没有想到,从和田地区洛浦县玉龙喀什河边的维族小伙,到4000公里之外的浙商富豪,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语言、不同阶层的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人的命运,会和一块小小的石头紧紧相连。而更没人想到的是,20世纪70年代末期,80元每公斤都少人问津的上好和田羊脂子玉,到2007年,会涨到近百万每公斤。

  根据张裕生的计算,哪怕是和黄金价格挂钩,最近30年和田玉的价格也至少暴涨数百倍,真可谓“黄金有价玉无价”。和田玉这波价格上涨肇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恰好和改革开放同步。“乱世藏金,盛世藏玉”,所有的和田玉收藏者都认为,正是改革开放的盛世,给和田玉带来了这波好行情。

  “君子比德于玉”、“婷婷玉立”、“冰清玉洁”,在汉语词汇中,玉是一个十分常见的字眼,她始终代表着高雅、美丽和纯洁。这个优美典雅的词语背后,却正演绎着一幕幕关于暴富、疯狂乃至欺诈的财富大戏。

  黄守民的大侄子李建发1997年就开始炒股,在股市追涨杀跌了5年后,在2002年退出股市,资产也缩水了50%。当年他就随黄守民到新疆捣鼓和田玉,5年间资产已增值近百倍。当谈起这波牛市时,李建发十分鄙夷地告诉记者,“这年头股票算什么?捣鼓起和田玉后,再也不想做其他生意了。”

  10月18日中午,乌鲁木齐中亚收藏品交流中心,几个维族青年拎着一只黑色大包,里面装的是一块带着“黄皮”的玉石,拿到每一个玉石店铺面前展览一番。正在收玉的黄守民尽管不是这个交流中心的店主,但如果能收到好货,他自然也不愿放过。黄守民拿过石头掂了掂分量,然后用自带的手电照了照玉石。“这块石头大约5公斤重,皮子肯定是假的,但肉色可以,如果里面没有浆、没有玉包石的话,应该算是块好玉”,黄守民一边打量着石头,一边向记者介绍。

  “这块石头你们怎么卖?”黄守民主动表露要买的意图,维族青年显然感觉到了他的诚意,于是开价15万。黄守民略微思索了一番,很坦率地告诉维族青年:“我知道这料我还价10万,你们也愿意卖,但是我不想赌。我在这条线上开一刀,如果没有包石,玉质还可以,我给你们18万,如果里面有包石,或者质量实在太差,我付3万,料还给你们,怎么样?”黄守民在玉石的三分之一处比划了一下。三名维族青年用维语商量了一番后,决定答应黄守民的要求。

  黄守民带着维族青年和记者来到了距离他铺子不到500米的一个玉石作坊内,玉石当场打开——料里没有包石,而且肉质不错。黄守民二线万现金当场给了维族青年。维族青年点了一遍后,马上拿着现金离开了玉石铺。

  “以前和田玉交易很少用这种打开石头后成交的方式,买大块的料就是赌石,眼光好的人可以低价收来好料,运气不好也可能赔个精光。但现在料的价格实在太高,像我这种不敢冒风险的人,喜欢用这种先开石后交易的办法。”尽管先开石后交易的价格凭空比没开之前高了8万,但黄守民还是觉得很值:“这料只能算是中下等的白玉,打开之后可以做成几对镯子,还可以做几个挂件和把件,加工完之后,我估计可以卖40万,扣除18万的料款和加工成本外,我估计可以赚15万。”这笔利润15万的生意黄守民可以在2个月内完成。

  黄守民是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随父亲从宁夏迁移至乌鲁木齐。20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涉足和田玉。他告诉记者,“像刚才我收的那种玉,在20世纪80年代初,对玉雕厂来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价格可能是每公斤10至20元,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这种玉石价格也就几百元每公斤,但到2004年,这种质量的白玉价格每公斤也要2万,现在则可能要达到5万-6万。”

  黄守民的大侄子李建发1997年就开始炒股,在股市追涨杀跌了5年后,在2002年退出股市,资产也缩水了50%。当年他就随黄守民到新疆捣鼓和田玉,由于买卖都有黄守民的指点,再加上运气好,收到了几块珍品,5年间资产已增值近百倍。当谈起这波牛市时,李建发十分鄙夷地告诉记者,“这年头股票算什么?捣鼓起和田玉后,再也不想做其他生意了。”

  在新疆和田玉界,几乎无人不知马学武。这位1957年生的回族汉子,是新疆和田玉界知名度很高的人物,除了他是中国玉雕大师、新疆宝玉石协会副会长外,马学武也是十分成功的和田玉商人。他在1997年创办的新疆白玉城,是中国最早的和田玉专业市场之一。

  马学武1971年就开始玉雕学艺生涯,他见证了这轮和田玉价格暴涨的全过程。马学武告诉记者,“20世纪70年代,好的和田子玉包括羊脂玉,价格就是几十块钱每公斤,如果料不到1公斤,还没人要,因为那时候只做大件,把件挂件不流行”。根据马学武的回忆,当年他在和田,曾以每公斤5元、10元的价格买统料,每年都收500公斤以上。“有时候甚至可以用一个囊饼换一块玉,我们玉雕厂那时候每年扔掉的边角料就有很多,到现在都是宝贝呀。”

  张宝喜是甘肃人,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在乌鲁木齐等地做和田玉生意,他告诉记者,“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和田玉的价格开始上涨了,特别是好料,档次和其他料拉开了,我记得当时每公斤羊脂玉的价格也要好几千块钱每公斤了。”

  20世纪80年代中期,马学武离开公办的玉雕厂,自己雕刻,自己卖,成为新疆最早自立门户的玉石商人之一。到了1997年,他开办了新疆白玉城。

  但哪怕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和田玉市场仍然谈不上火爆,马学武甚至想过改行。他告诉记者,“市场建起来后,我担心玉石不景气,当时我想把市场办成服装批发之类的日用品贸易市场,但是我的店面太少,我怕做服装火不起来。后来我发现,乌鲁木齐有许多和田玉的卖家找不到地方卖和田玉,许多和田玉玩家也找不到地方买和田玉,所以我想办和田玉市场是有希望的,还是吃老本行,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后怕,那时候要真的改成服装市场之类的,真是完蛋了。”

  事实证明,马学武的判断没有错,他的新疆白玉城的发展就证明了一切:“在1997年,也就是我的白玉城开办的第一年,你有2000元的成本,就可以在这里开一家店,把货在店里铺满。到了第二年,成本增加到了2万元,到了第三年,门槛则提高到了8万元-10万元,”进入21世纪后,和田玉的涨势更加惊人,马学武告诉记者,“目前要在乌鲁木齐开一家像样的和田玉店,哪怕是档次一般的,也需要数百万元,如果有点好货,有点档次,那么至少需要上千万元。”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