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挂件 > 老凤祥等品牌金价惊人一致 垄断价格联盟仍在

老凤祥等品牌金价惊人一致 垄断价格联盟仍在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3月20日

  老凤祥、六福珠宝、周大福千足金每克355元,足金每克354元,较22日上涨10元

  老凤祥追跑一线日,成都市场千足金价再现异景,本地品牌黄金饰品售价维持前几日低位,爱恋珠宝千足金310元每克,工美千足金328元每克,而国内知名的诸如六福珠宝、周大福、老凤祥等黄金饰品售价则惊人一致,千足金每克355元,足金每克354元,较22日的344元高出10元,而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些所谓的国内一线品牌不光价格相同,就连涨价幅度都惊人一致。

  “那些售价便宜的都是小品牌,黄金质量不保证,你敢买吗”?面对价格上的悬殊差距,老凤祥珠宝的销售人员这样问记者。记者询问“为何诸如周大福、周生生、老凤祥这些品牌金价会如此一致”时,周大福珠宝工作人员果断回应:“在这个商场甚至是整个成都,所有一线品牌价格都是一样的,老凤祥都要跟着我们一线品牌价格走”。该工作人员所谓的一线品牌一般都为全国连锁性质、知名度较高的珠宝品牌,被其排除在一线之外的所谓的小品牌则为成都本土,如爱恋、爱心、工美等,这些品牌不光不相同,且普遍较低。

  针对上述老凤祥珠宝销售人员所说的本土品牌黄金质量不如国内一线品牌的观点,成都质监所珠宝中心相关工作人员透露,市面上达标的珠宝品牌都会持有其中心颁发的相关鉴定证书,诸如爱恋、爱心等四川本土品牌都是持有这一证书的,所以,这些品牌的千足金品质不比老凤祥、周大生差。该工作人员还透露,这两类品牌差别大部分存在于品牌效应上。

  以老凤祥为首的多家上海金店接受国家发改委反垄断调查一事引起社会的关注,一线品牌周大福、周生生近期先后发布澄清公告。周大福分别于19日和23日发布声明和澄清公告,称公司不涉及媒体报道的旗下上海金店违反《反垄断法》的情况。但是,“澄清”就意味着不存在“联盟”问题?

  周大福在23日的公告中强调,公司有一套自订的产品定价机制,没有受任何协会或其他珠宝商的制约或限制;在金饰定价方面,公司会以国际金价作为主要参考,以原材料成本、设计、工艺等营运成本作出合理定价。公司金饰产品在内地的价格统一,并不存在地区性的差别。此外,周大福的一家附属公司作为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的会员,本着互相尊重的原则,保持与同业交流,履行出席协会会议的义务,但不参与协会的相关决策与制定,协会对周大福的运作也没有参与权与决策权。周大福还特别强调,公司并无跟随任何协会定价指引,更不存在向有关监管部门提交《自认报告》的情况。

  但在价格问题上,几大一线品牌价格如此统一,涨幅如此相同,难道一线厂商之间没有形成“同盟”?齐步涨价是否有“故意辟谣”行为?记者致电周大福询问相关情况,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无回应。

  “垄断的判定情况较为复杂,不能单纯靠价格来说明,如果几大企业存在价格同盟,并且通过该同盟排挤其他企业,可能会有垄断的嫌疑。目前,几大品牌价格不降反升,并且上涨幅度都一致,持续保持在相对本土品牌较高的价格上,不排除几大企业背后有协约的可能,具体情况,应当结合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取证之后才能确定是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 (以下简称《反垄断法》的相关规定。”四川建永律师事务所范峪旖律师向记者表示。

  相关部门对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以及老凤祥等金店是否存在垄断、操纵金价行为尚未有结论,并且对成都市场也还未展开调查。武汉理工大学法学专家表示,目前成都的状况值得注意,如果香港一线品牌以及老凤祥在成都市场上存在联合定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那么,或已触犯了《反垄断法》第十三条以及四十六条规定:即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经营者违反法规规定,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1%以上10%以下的罚款;尚未实施所达成的垄断协议的,可以处50万元以下的罚款。

  根据该规定,如果比照上海老凤祥金店的反垄断调查结论成立,企业或将面临被处以上一年度销售额1%以上10%以下的罚款。而根据报告,2012年老凤祥的销售额大约有250亿元,而年度净利润为6.11亿元。如果按照上述法规处理的话,那么,老凤祥或将被处以2.5亿元以上,25亿元以下的罚款,最高将“吞噬”老凤祥4年的净利润。 (来源:《金融投资报》)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