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挂件 > 价格10年暴涨上千倍 新疆疯狂采挖和田玉(组图

价格10年暴涨上千倍 新疆疯狂采挖和田玉(组图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7月01日

  在玉龙喀什河的挖掘现场,原有的地貌被破坏,除了这样的大坑一个接着一个,就剩下挖掘机带起的尘土在河道里飘散,记者乘车沿着玉龙喀什河行驶了几十公里,都能看到这样的情景。

  电影《疯狂的石头》去年风靡一时,片子中的盗贼和警卫,围绕着一块价值连城的翡翠,演绎出了一幕幕阴差阳错的喜剧。现在,一幕现实版的《疯狂的石头》也正在上演,不过它的主角不是翡翠,而是身价飙升的和田玉。

  虽然这一版《疯狂的石头》没有像电影中那样明抢暗偷,但争夺的激烈程度却一点也不亚于电影中的场面。

  记者来到了和田地区一家玉石店,在这家店的柜台上,记者看到了几块采自玉龙喀什河的玉石,那么这几块只有拇指大的玉石价值究竟有多少?

  这样的一小块玉石,营业员开价12万,在记者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价,那么这块玉石的重量又是多少呢?

  一块15.8克的玉石要价12万,记者与目前市场上的黄金的价格进行了对比,发现,每克玉石的价格达到了7594元,是市场黄金每克183元的40倍以上,这一小块要价12万,这一窝的要价又是多少呢?

  “我这么一小快,买的就是20万,可是现在市面上可以卖到70、80万,可是我不愿意出手了。”

  “10几年前我记得拇指这么大一块料,我的朋友买的一窝,几千块钱,当时我还觉得贵,其实平均到4块一块,可是现在这么一块拇指大的两三千、三四千都很正常了。”

  周建庭是台湾的一位建筑商,爱好玉石收藏已经三十年,这次专程来和田想买上几块玉石。

  “当初买的价格跟现在价格一比较翻了十番左右,所以只敢看不敢买了,吓死人了。”

  “(两个手件玉器)以我早期买这样的东西应该在3万块钱左右就可以买得到,可是他现在竟然定到20几万,我跟他出价是8万,他连理我都不理我。”

  据了解,和田玉价格的暴涨,一方面是因为玉石本身的不可再性,另一方面,人为的倒卖,层层的加价,以及过分的炒作,也是导致和田玉成为天价的一个主要原因,在和田的这家玉器店,这位经营者告诉记者,现在几乎每天都有几十个卖玉的,向他推销玉石。

  “(玉石)它从河坝出来,上街再买上,再拿到别的地方卖完,再拿到这里来,差不多这样合起来,(卖到我这里)要(经过)了十几个人。”

  和田玉的过份的炒作和价格的急剧飚升,也让玉雕大师,中国和田玉博物馆的馆长马学武非常的担忧。

  “我觉得这是一种不正常,不健康的发展,不是这种涨法,有些人应该说有些炒作在里面。”

  在和田市的一些玉器店里,记者注意到,一般营业员在向顾客推销玉石时,都要着重介绍玉石上附着的一层深黄色的皮子。

  而在和田的玉石市场,一些摊位出售的玉石上也都裹着一层黄色的皮子,但记者从这些玉石的质地上,以及卖玉人手上还没有洗掉的黄色染色剂上判断,这个摊位玉石的皮子,都是人为染上去的,那么这些卖玉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马学武向记者揭示了和田玉炒作中的真正奥秘,就是对和田玉皮子进行误导,使购买玉石的人相信,有皮子的和田玉价值越高,利用皮子抬高玉石的价格,谋取暴利。

  “一万块钱白色的羊脂玉和一个带皮的比较,不带色的一万,如果带皮就成了五万了,甚至十万了,这个有一点本末倒置。”

  热炒之下,最近十年新疆和田玉的身价暴涨了上千倍,和田玉的价格一路上扬,只涨不跌,一些和田当地人也坐不住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和田玉的产地,挖玉自然而然就成了他们眼里一条发财的捷径,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行当的风险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肉孜买买提?色比克,是新疆和田地区和田县朗如乡的村民,2005年,因为和田玉价格不断暴涨,他拿出了做生意的全部家当,以及亲戚朋友的借款,共投资400万元,购置了挖掘机和装载机,原本想尽快挖到玉石,狠赚一把,但现在却一筹莫展,万般无奈。

  “着急,为啥不着急,着急也没有办法,挖玉石哪个地方有,哪个地方没有,我们不知道。”

  买买提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经连续两个多月没有挖到任何玉石了,而自己挖玉石所用的10台挖掘设备以及20多个工人,每个月都需要大量的费用,这也不得不让他时时感到头痛。

  每个月15万元的亏损,累计起来就是一笔很大的数字,这样的数字让买买提也越来越难以承受。

  买买提挖玉的这条河流叫玉龙喀什河,发源于昆仑山,是新疆和田羊脂玉的主要产区,中国和田玉博物馆馆长玉雕大师马学武告诉记者,一般从岩石中开采出来的叫做山料,从河床中采集到的叫做籽料,因为籽料的质地好,所以在和田玉中又以籽料的价格最高。

  “(最初)一块美玉里面必定有很多天然的杂质,通过河床里面发洪水,滚动,研磨,最后把山料打成小块在河床里磨,把玉石里面的石带,石窝,脏的东西整个就磨没了,最后只剩下一个籽料了。”

  也就因为籽料的价格高,所以,从和田县城往玉龙喀什河的上游,在这五六十公里的河道里,以及河道两岸,成了采玉的集中地区。

  在这个叫做渠首的地方,记者看到,几十台挖掘机隆隆作响,在河道旁忙绿着,镜头前的这台太挖掘机首先将地面挖开一个大坑,每挖一次,都要将这些挖出的石子,放到地面上,由一旁的工人仔细辨认,筛选里面的玉石。

  在这里,许多地方都被挖掘机挖成了几十米的大坑,而装载机利用这些大坑从底部往上,运用前面的这些翻斗,再进行新的开掘,这些机器,先把河道里的鹅卵石从上面铲下,然后运出坑外,进行挑选,据了解,这些大坑被挖完后,采挖的人,进行回填的并不多。

  在玉龙喀什河的挖掘现场,由于原有的地貌被破坏,挖掘机带起了尘土,像股股浓烟,在河道里飘散,玉龙喀什河的河道里像这样的大坑一个接着一个,这样被挑选过的玉石,堆集成的石堆,也是一堆连着一堆,记者乘车沿着玉龙喀什河行驶了几十公里,都能看到这样的情景。

  “挖玉一个改变河道的水流,另外一个就是下游,农民的生命安全有一定的威胁,有的连大坝都挖。”

  在和田地区,每年挖玉石的机械设备和人数到底有多少,记者无法得知确切数字,但在离玉龙喀什河不远的河岸上,记者却发现了大量的挖掘机械在这里停放,据了解,停放在这里的各种挖掘机,多数都是外地的顾主,出租给当地村民挖掘玉石用的,记者对画面上的这个停车场停放的挖掘车辆进行统计,发现接近百辆,而在这附近,像这样数量的停车场有13个。

  “当时河道里有10万人,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时候,大型的装载机可能有个两三千台,挖掘机有个一千多台。”

  当地人告诉记者,采掘和田玉已经有7000多年的历史,传统的采玉方式只不过在玉龙喀什河的河岸上拣玉,在河里捞玉,用手翻地,最多不过挖半米深。像现在这样动用工程机械大规模采掘,对玉石资源和当地生态环境无疑是一种严重的破坏。但即使这样,真正能挖到玉石一夜暴富的,也还只是少数,绝大多数挖玉的人,都像色比克一样,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玉龙喀什河的挖玉现场,记者看到,每当一车石头过来,村民们都筛选的特别仔细,很怕有什么遗漏。

  据了解,在玉龙喀什河这几十公里的河道里,每块地方,都被各种机械和人工,筛选了三到四遍。

  下游的挖完了,许多人就把目光对准了玉龙喀什河的上游,在这里,记者看到,隔着河道,也有挖掘机在采挖玉石,而记者注意到,在这台挖掘机的周围都是高山和大河,并无道路可走,那么这些设备又是怎样运送过去的呢?

  在这里,记者看到,挖玉的村民在河的两岸架起了两根铁索,然后将挖掘机拆开,通过铁索运送过河后再进行组装。

  据这位村民介绍,光运送这两台挖掘机,就用了两天的时间,挖了一个多月以来,自己并没有赢利。

  除了人为的多次挖掘,使玉龙喀什河的玉石籽料不断减少以外,另外,由于这些籽料挖掘极具偶然性,也给挖掘者自己带来了极大的投资风险。

  “在河道里采玉,实际本身也是个赌博,有些老乡挖两天三天就能挖一两块大玉,有些挖两个月见不到一块小玉。”

  据了解,在和田租一台挖掘机的费用,一个月为2万多元,通常是几个人合伙租上几台,而每个月的机器、油料、工人工资的费用起码开销几十万元,几个月甚至一年挖不到玉石也是常事,因此,现在合伙挖玉石亏损的人也很多。

  买买提告诉记者,现在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将现有的设备转手,能够将自己的损失降得更低一些。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