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手镯 > 和田玉沦为行贿“硬通货”中央重拳出击!

和田玉沦为行贿“硬通货”中央重拳出击!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5月21日

  2018年10月以来,新疆和田地区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领导干部利用和田玉谋取私利问题28件。

  上述28起领导干部利用和田玉谋取私利问题中,13件涉及违规收受,11件涉及非法采挖经营。

  在和田玉的主产区——白玉河与墨玉河的交汇地带,甚至出现过数千台挖掘机同时作业、夜以继日的场景。

  中国纪检监察报文章指出,随着专项整治的推进,和田地区专门组建和田玉保护发展中心(局),制定出台《和田玉保护发展管理办法》《和田玉籽料开采管理办法》等一系列制度,进一步规范和田玉资源的开采及交易活动,从源头上预防问题的发生,推动相关产业健康发展。

  “以前无序开采,很多人都去挖,挖到就能卖,坐地起价、鱼龙混杂的现象比较普遍。现在我们进货和销售都在专门的玉石市场进行,既规范又透明,市场秩序非常好。”新疆的玉石商人表示。

  何强是喀什地区巴楚县委原书记,痴迷玉石的他,曾计划退休后开个玉石店。今年1月,何强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据介绍,自2011年7月调任泽普县委书记后,何强迅速成为该县玉石市场的常客,其喜爱玉石的“雅好”在当地成为公开的秘密。一些私营企业主和下属纷纷投其所好,将玉石作为“围猎”的敲门砖。此后数年,何强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帮助多名私营企业主和党员干部在建设工程项目承发包、设备采购、拆迁补偿、职务晋升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大量玉石玉器。

  喀什地区人社局原党组副书记、局长陶辉军,因迷恋玉石,经常在工作时间逛玉石市场,甚至利用手中权力做起了“玉石买卖”——将收受玉石玉器中品相一般、价值较低的,以高出市场价几十倍的价格卖给请托办事者,从中谋取利益。今年7月,陶辉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和田市玉龙喀什镇政府干部艾比布拉·卡米拜尔是利用职权在采挖经营中谋利的典型。经查,2012年至2015年,艾比布拉·卡米拜尔在担任玉龙喀什镇党委委员、副镇长、人大主席期间,利用分管治理玉石采挖工作的便利,指使其亲属承包、购买12.5亩集体土地、砂石地,与他人合伙非法采挖玉石获利124.28万元,其本人获利45.6万元。

  事实上,和田玉作为玉石中的名贵玉种,将其作为所谓“雅好”行受贿之实的官员,远不止新疆当地的领导干部。

  2013年9月,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被双开。而后中央纪委发文剖析其案例披露,作为玉石爱好者,倪发科喜欢“斗玉”,比比谁的玉好。此外,倪发科更深谙其价值,明知玉石价值不菲却照收不误,对好的和田玉更是来者不拒。他说:“玉石满足了我对它现实价值的贪欲感和对收藏价值的期盼。好的玉石玉器资源稀缺,不可再生,物以稀为贵。”

  中国纪检监察报文章总结认为,收受和田玉敛财的领导干部中,认为收受钱财“太直接、不安全”,而玉石是和田的土特产,“顶多就是违纪违法,不会构成犯罪”的不乏其人。这也是利用名贵特产谋取私利者普遍存在的侥幸心理。

  乾隆四十三年(1778),刚被清廷征服的西北边陲新疆发生了一起前所未有的奇案、大案。被派往叶尔羌监督开发官玉的钦差大臣高朴被查出监守自盗,与在当地经营的多名内地商人和回人领袖串通一气,将开挖的官玉盗卖上万斤,盈利十余万两。远在北京的乾隆皇帝大为震怒,派新任办事大臣永贵以及各省督抚严查本案始末,最後将一个巨大的盗卖玉石官商团伙一网打尽。此案为乾隆皇帝称为“从来所未有之事”,是贩卖玉石结案例最典型、规模最庞大的一个。

  高朴案件起始於新疆产玉胜地叶尔羌、和阗,及後辐射到甘肃、陕西、山西、直隶、湖北、江南等大半个中国。上下牵涉十几人,有9人因此被判处死刑,两江总督高晋由封疆大史降为豫省督办,吏部尚书绰克托合叶尔羌帮办大臣淑宝被撤职,但高朴仍未逃脱上断头台的命运。此案涉案人数之多、数额之大、职务之高在历史上罕见。本文藏玉带您详细了解当年震惊朝野的玉石案。

  清朝自十八世纪中叶全面占据新疆以後,新疆所产的优质白玉和青玉就为朝廷重视的资源,每年以千百斤之量往北京内务府输送,做成宫廷里各式各样精美的玉器。玉石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是时尚而奢靡的物品,在苏州,上好的新疆玉石一斤可以卖到一百两白银,因此许多想要谋求商业利益的商人便纷纷来到新疆,通过一些渠道把玉石倒卖内地。乾隆皇帝虽然深知其实,却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乾隆四十一年,高朴作为信任的叶尔羌办事大臣从北京到新疆走马上任。高朴,镶黄旗满洲人,出身于国戚至亲之家。是乾隆帝最宠爱的慧贤皇贵妃高佳氏之侄、文渊阁大学士高斌之孙,父亲高恒曾任总管内务府大臣,叔叔高晋正在两江总督任上,他本人进疆前已官至兵部左侍郎,相当于今日的副省部级领导。乾隆四十一年(公元1776年)他由京官外放到疆任叶尔羌办事大臣,管辖地区即现今的和田地区和喀什地区的叶城、莎车、泽普、麦盖提和巴楚等县。

  高朴来到叶尔羌之时,正是“乾隆盛世”。统治阶级糜奢成风,尚玉之风在乾隆皇帝的推波助澜之下再次张扬。而那些封疆大史、盐商巨贾都把和田玉作为精贡朝廷、贿送大臣,打通管辖、编织关系网的绝好东西。上流社会的需求刺激着玉价的暴涨,也带来了暴利。乾隆年间在苏州和扬州的玉器市场上,一件玉如意售价4000两白银,而当时在新疆一匹大布仅值白银4~5钱,一封砖茶不过2两左右白银。

  由于这里地处高寒地带,而且多雨、冰雹,每年5-9月经常暴发山洪,自然条件极为恶劣。这些采玉的民工劳役沉重,衣食无着,死伤事故时有发生,人人苦不堪言,于是向领头人帕勒万进言停工逃亡。帕勒万说:“逃亡不是办法,官方会派军队抓回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我,因为只有我懂得采玉技术。你们杀了我,没有人给他们采玉,他们只好放你们回家”。大家异口同声反对他这样做。帕勒万说:“眼看寒冬马上就要到来,那时候将更难熬过,为什么大家都要死在这里呢?”说罢,他纵身跳下山崖。帕勒万的死激起了3200名民工的愤怒,他们抬着帕勒万尸体涌下山来,要向高朴讨回血债。

  此事最后惊动了乾隆皇帝,对高朴的罪行十分气愤,当日批示:“高朴系惠贤贵妃之侄,高斌孙,经朕加恩擢用,不料为此贪渎忘我,殊出情理之外。永贵据实奏办,公正可嘉。着即秉公严审,如果属实,一面具奏,一面将高朴即在该处正法。淑宝(时任为叶尔羌帮办大臣)挨审明时,着拿解来京之罪”。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