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手镯 > 从悉尼到成都泸州妹子化霓裳入梦

从悉尼到成都泸州妹子化霓裳入梦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9月15日

  如果在网络搜索栏里,输入“听月小筑”点回车键,还 能 翻 出2018年左右不少关于听月的报道或文章。那时的她,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汉服品牌创始人,而她的标签里,还带着不少网络时代最吸睛的要素:“放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创业送外卖”“90后海外美女留学生”“在国外街上穿汉服”等,还有的把她称为“中国传统文化‘活名片’”。

  在海外留学“折腾”的几年里,她利用汉服开辟了自己的事业版图,也打开了中国文化外宣的一扇窗。但绝不固步自封的她,又把品牌带回国,从零开始,绮缟缤纷中,化霓裳入梦。

  至今,放弃稳定高薪工作选择自主创业,仍然是听月面对媒体采访时,无法绕开的话题。作出这样的决定,听月认为是自己“太爱折腾”。展开她在澳洲的留学经历,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干过酒店服务员,也升到了管理层,还客串当过演员,做过模特也教过书。白天除了上课之外,还要奔波于不同的工作地点,晚上回家就加班写作业。

  因为有汉服情结,2016年4月,这个四川泸州的妹子在悉尼创办了属于自己的汉服品牌“听月小筑”。但启动资金只有500澳元(约2500元人民币)的她,最开始只有自己卖中式糕点,慢慢积累。“糕点方子自己在网上学,然后改良,接到订单后就穿着汉服上街自己送。”

  一时间,悉尼的大街小巷里,一位身着汉服奔波的中国姑娘,亮起了一道别致的风景线。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小店就打开了知名度,有时候一天就能接到5000澳元的订单。

  “逐渐感觉自己已经超负荷运转了,但多雇人来做又不太放心。”同时,听月也意识到,做糕点外卖并不是长久之计。“主要目的还是想做汉服文创。”

  举办“寻找汉服大使”活动的想法在听月心中开始酝酿,她做好了企划书后便开始拉人入伙。“最让人头疼的就是拉赞助,我们有时一天要跑十多个企业,常常被人赶出来。”不过令听月意想不到的是,活动启动后,收到了一千多份报名表,都来自热爱中华文化的海外同胞。

  活动持续了小半年,前期基本上是听月自己掏腰包贴钱维持,所幸结果令人满意:决赛舞台让“汉服”二字一夜火爆悉尼。“决赛是在悉尼市政厅举行的,没想到当时好多人前来凑热闹,把市政厅围得水泄不通,警察都出动维持秩序。想要进入内场,已经一票难求。”

  听月说,决赛舞台并非只是走秀,更像是一个汇报演出,融合了剧情、音乐和各式才艺表演,汉服只是一个载体。

  首届“寻找汉服大使”活动获得成功后,2017年,听月顺势在悉尼开了全球第一个汉服主题生活馆。馆内分为两层,一楼可以喝茶吃点心,学古典乐器,二楼则是一个古风写真馆。每周,生活馆还会给出十个名额,免费参与馆内的公益活动,内容包括学习汉服文化和传统礼仪。

  在悉尼,“汉服”成了听月的代名词。不少当地人慕名前来探店,也有媒体上门采访。当地媒体采访成片里,制作方不仅配上了有点让人忍俊不禁的中文翻译,还剪辑了不少他们眼中的中国古装资料。听月感叹,这次汉服算是“出了圈”。

  “但悉尼就那么大,市场很快就饱和了。”更让听月头疼的是,货源一般来自国内,身居海外,自己对汉服的制版面料不能把控,所以她决定将未来发展投向国内。2018年中旬,听月到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的各大城市,了解汉服供应商市场,有时一天就走访三个城市,奔波于大大小小的染厂、布厂和纺织厂。

  2019年,“听月小筑”,这个在海外成长起来的汉服品牌,上线国内第一家网店,工作室落地成都。对于听月来说,虽然成都不是自己出生和成长的地方,但总归有亲切感。“而且文化和创业氛围都很友好。”

  出品的每一件衣服,听月都亲自把关。“初稿我会参与设计,样品出来后,我要把它挂一个月,团队反复看了没啥毛病,才出货。”工作室内,已经堆了两三百套“闲置”的样品,都是被她“毙掉”的。

  “外人总觉得做汉服容易,只需裁剪一下布料就行。但其实我们需要经历挑丝线、选布料、染色、织布、打版等等环节,每一步都很费心。”听月介绍,店内一件成衣的工期基本在3-6个月,其中织布最耗时。“织一条裙子大概需要六米布,一件衣服需要7.5米布,如果下货一百套,在考虑容错的情况下,我们得上机接近八千米。每天机器织布米数有限,一批做下来再做质检,怎么也得花两个月。”

  2021年初,在杭州举办的华裳九州秀典上,随着一曲经典的《葬花吟》,“元春”“宝钗”“黛玉”等红楼梦中人玉步款款,舞态生风。每个模特的妆造和服饰,精致讲究,神情姿态更是演绎到位。

  这正是“听月小筑”最新出品的红楼系列。“筹备期间,我们还辗转多方联系王立平老师,得到了他的授权,把《葬花吟》作为我们的走秀曲。”对于听月这个重度“红迷”来说,87版《红楼梦》电视剧是她心中的经典。红楼系列的衣服大多考据于原著,而妆造则致敬了87版红楼。

  在红楼系列的妆造和首饰方面,听月特地拜请杨树云的弟子,共同完成了部分设计制作。元春的头面,听月就是按照87版红楼进行了1:1的还原,但也做了一些视觉的创新。服饰方面,她更多的是按照自己对红楼梦的理解进行设计,针对不同的人物融入了不同的特色。

  “其实细读原著,黛玉算是一个‘活泼’的人物,还喜欢穿艳丽的衣服,并不是大家想的那么‘多愁善感’。”听月在做黛玉那款服饰时,再次梳理了人物的个性特色后,决定选用玉色作为主色,类似于翡翠镯子的颜色。因为染厂在苏州,只得跨地沟通,布料反复染了多次,也来回寄了多次看效果。听月笑称,为了这个“林黛玉”,顺丰运费都花了两千多。

  红楼梦服饰的制式,一直存在“争议”。听月根据自己的理解,设计时还是偏向了明制。“书中讲到了宁荣二祖遗像‘披蟒腰玉’,而此系明朝达官之人的服饰,从这个细节看出,故事可能是明朝背景下发生的。”

  听月表示,红楼梦就是一个架空历史的小说,所以也留给创作者们更多理解和创新的空间。“史湘云的服饰设计中,选用了明制圆领大襟短袄,但增添了一个借鉴苗族风格的群纹腰链,以及清朝的马面裙。”

  再如凤冠霞帔的元春,衣服颜色换成了与整体风格“更搭”的大红色。花纹选用了石榴花,象征着“多子多福”。

  如今,金陵十二钗已经做了其中九钗的服装,颇受好评。央视节目组做红楼主题内容时,也会联系听月借衣服。

  除了完成红楼系列,听月今年计划还要完成一个中国“精怪”系列,涉及《西游记》和《山海经》,争取能在2021年底的华裳九州秀典亮相。

  听月:某种程度上,汉服不会大面积普及,也并非必需品。但是汉服蕴涵和衍生出的中国传统文化,是拥有广阔的大众市场的。

  听月:我们的汉服做得用心,但也不是高溢价产品,并非暴利,让大家满意的同时,也要消费得起。说白了还是那句话,对于消费者来说,汉服本质上就是一件衣服。我们希望通过服饰的考据和制作,能够起到一个文化科普和推广的作用。消费者要是能够通过汉服了解到文化,或者激起对传统文化的好奇心,那是更好的。(封面新闻记者杨晨邱静静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