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玉镯 > 东方园林追求极致造就满福坝的山水画卷

东方园林追求极致造就满福坝的山水画卷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3月27日

  说起满福坝,很多人脑海里会出现一片荒滩,但是那也仅仅是过去,现在的满福坝可不是同日而语了。满福坝位于四川省南充南部县,紧临红岩子湖景区,与县城一江之隔,是碧波荡舟、环湖游览、游泳消暑、水上运动的好地方。

  在东方园林追求极致之下,满福坝已从原来的荒滩变成今天的“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的唯美景象,此情此景像在嘉陵江畔徐徐展开的一幅山水画卷。

  东方园林于2018年10月开工建设,经过两年时间打磨。如今,在建设完成的满福坝项目禹迹岛公园里,芳草佳木、栈道奇石, 缓丘碧湖、流水飞瀑,一幅巨大的“亲水”现代山水画卷在南充市南部县完美呈现在世人面前。

  “为了让这里达到完美的上翻设计效果,并保证铺装与树池交界处弧线线型的流畅、美观和自然,我们反复尝试了多次。”满福坝项目部工程负责人在谈及亲水广场时,既感慨又自豪地说道。

  亲水广场位于该项目禹迹岛公园的核心区域,衔接湖区和水上森林两大景区。由于其所在位置和土方地形所限,施工方案几经更改,直到临近施工仍未达到理想效果。项目艺术总监在充分解读设计理念的基础上,比选几轮方案主要特点,决定抓住岛状分隔主形,并在细节上运用“弧形上翻”技术进行呈现。

  但在实际施工过程中,实现这种效果对铺装技术要求非常高。因为本身地形起伏,并且铺装边缘与树池土壤交界处很难处理,还要横纵双向保持弧度贴合及砖缝线型流畅、美观和自然。就这样一次又一次,项目部亲临现场指导,拆了重来不知多少次,“上翻工艺”效果最终如期完美展现,亲水广场得以成了现在有滋有味的模样。

  “这样打磨上漆后看着效果太一般,不够精致更不够细腻。”在搭建禹福廊桥和观景平台时,对菠萝格木结构采用了常用的“两遍打磨-上漆”的三步装饰工序,但是发现这样做了后,菠萝格木结构根本显示不出精品质感。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满福坝项目人员自发展开了一场工艺改进的测试,详细记录制作打磨上漆等工序工艺改进前后的实际触感和观感等,积累了大量工艺改进的一手资料。最终将木柱和横梁的工艺更改为“两遍打磨上腻子-两遍底漆-一遍面漆”的五步装饰工序。

  而五步工序只是开始,木结构的精细打磨可是需要一番巧功夫。砂轮片、砂纸、硬布、软布等打磨工具轮番上阵,工匠师傅巧手磨天工,保证了木结构的光滑平整。外饰漆、木蜡油的选择更是一门艺术,不仅要环保,亮度,色彩等方面也要是最佳匹配。项目施工人员现场进行调配,经过十多次筛选才选定了最佳色度。

  除了木结构的精致,屋面瓦的选择亦体现了该项目的细腻之处。禹福桥建筑的屋面瓦由琉璃瓦变小青瓦,不仅提高了亭廊整体的观感质量,更彰显了中式古建的厚重大气。

  中国崇尚自然傲骨之风,很多植物被赋予深厚的感情色彩,文人墨客的创作中也不乏寄情植物山石的大作。“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刻画梅的傲气,“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展现松的坚韧,“偶来松树下,高枕石头眠”表达人的悠闲

  因此,植物、景石也成为了园林景观建设中不可或缺的景致,它们赋予园林环境以诗情画意和人文意境。禹迹岛公园同样如此。如今,漫步在公园中,随处可见景石和油松、红梅、茶梅、乌桕和樃榆等植物。它们背后都映照着东方园林人天南海北的脚步和身影。

  东方园林作品在每一处无不体现对高品质艺术性的追求,在全园最重要的景观节点山体景观方面用近乎苛刻的要求进行材料的选择。

  而基于造型植物和景石的特殊性,寻找资源成了最大的挑战。满福坝项目为了寻找最优资源,跑遍北京、泰安、雅安、绵阳、宜昌等地进行实地考察。

  以植物中的主景松树为例,项目部提前联系了多地近百家苗圃,并实地去了围场、泰安等地,现场考察了数十个苗圃,选出了200 多株造型松逐个拍照编号,并对其“高低胖瘦”等进行细节性标注,逐个对比,最后才综合选定了所用松树。选定之后,还要对这些植物进行移植,78 株造型树没有出现一株反复移栽的现象,这对于形状纷繁的造型树来说,着实不易。

  而对于景石来说,就不仅是选石那么简单了,景石摆放比选择更加重要。从多地选定景石后,我们在其摆放上又着实下了一番功夫。从重点探水石、主景石的选择到脉络走向,从汀步的间距大小到勾缝剂颜色的选择,从主景观廊道上景石的借让到水池中一池三山的传统布局,甚至土方对景石的回覆,东方园林项目人员都事事躬亲,对质量的把控一丝不苟。

  细节之处打动人心,说的就是满福坝的景色,因为可圈可点的地方太多了,这也是在东方园林不遗余力的建设之下打造的美丽景色,相信在未来,东方园林会持续深耕生态建设之中,建设出更多更美好的生态景色。

  【益路华彩·公益助农】郑州美驰名车广场向一线劳动者致敬 生命不息,爱心不止!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