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玉镯 > 追梦路上阳光灿烂——“海洋玉髓第一人”徐惠

追梦路上阳光灿烂——“海洋玉髓第一人”徐惠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4月19日

  (央視记者 白爱军 北京报道 通讯员 王乾嘉)如果你不是一个初入圈子的“收藏小白”,那你一定对“海洋玉髓”有所耳闻。海洋玉髓,简称海玉,产自素有“宝石之国”之称的非洲岛国马达加斯加。海洋玉髓主要成分为二氧化硅,含有天然色彩、花纹和图案。因温润、通透的质地常见于珠宝首饰中,也因丰富的色彩、花纹、图案被广泛用于奇石收藏。在收藏家眼里,每一块海洋玉髓都独一无二,或是花鸟虫鱼风景,或是英雄美人典故,或是天地大道传说,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在2011年前,世人不懂海洋玉髓的珍贵,将其称为“马料”(马达加斯加玛瑙),海洋玉髓也因其名被遗落在收藏界的角落。

  然古话说得好“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海洋玉髓蕴含的线年被艺术家、收藏家徐惠恩先生发现并将其正式命名。当年11月,徐惠恩先生受邀专程赴京参加由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主办的“水墨丹青绘大爱”的慈善竞买,所携6枚海洋玉髓精品以近百万元高价成交,悉数捐赠。海洋玉髓也正式来到聚光灯下,并在当年被推选为“2011年度十大最具投资潜力藏品”之一,徐惠恩先生也因此与著名文化学者马未都及演员王刚等一道被评选为“2011年度十大功勋收藏家”。

  十年来,海洋玉髓在中国收藏界的声望不断提高,2016年7月10日,由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寿嘉华女士题序的全球首部海洋玉髓传世典藏专著《海洋玉髓传世典藏集》在云南昆明泛亚世博会隆重首发,标志着“海洋玉髓”在观赏石、宝玉石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2017年7月,龙浦惠雅携海洋玉髓参展“2017中国昆明国际石博览会”,多枚藏品荣获金奖;2019年,海洋玉髓藏品《墨荷》入选2019年中国国家大剧院全国48方顶级观赏石《石非石中国生活艺术展》展览,海洋玉髓的艺术价值一次又一次地得到肯定。2020年,徐惠恩先生投资建设的龙浦惠雅海洋玉髓博物馆投入使用,海洋玉髓向着更专业,更规范的方向发展,标志着海洋玉髓新纪元的开始。

  “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如若不是徐惠恩先生的一双慧眼,敏锐地注意到了海洋玉髓的真正价值,只怕现在的它还是市场上平平无奇的“马料”。而这看似偶然的“慧眼”背后,却是徐惠恩先生作为一名艺术家和收藏家多年经历所化成的学识和积淀所指向的必然。徐惠恩先生何许人也?曾经有人这样评价他,“大商、大雅、大爱”。徐惠恩先生作为海洋玉髓收藏价值发现者及命名人、全球海洋玉髓首席收藏家,亦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画家,是成功的商人,是巴林石收藏大家,是思绪万千的艺术家,更是一位热衷公益事业的的慈善家,对于普通人来说,承载其中一个名衔并得到公认已非易事,更别说能把一个石种与一个人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而徐惠恩先生对此仅是一笑而过,风轻云淡。

  在笔者眼中,徐惠恩先生更像是一个“追梦人”。徐惠恩的艺术之梦始于儿时,小时候的他贪玩淘气,却唯独喜欢画画,做一名画家便成为儿时的梦想。为了绘画,他先后两次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投身于艺术殿堂,追寻自己的梦想。徐惠恩的第二个梦,是“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的海洋玉髓。早在多年前,徐惠恩就涉足了“四大国石”之一巴林石的收藏,在他的龙蒲惠雅巴林石会馆内,珍藏的巴林石不仅种类齐全,更不乏稀世之珍。他也曾醉心于大理石画,并将从其中获得的灵感凝练于自己的画笔下,惊为天人。巴林石也好,大理石画也罢,真正让徐惠恩魂牵梦萦的,始终是那海洋玉髓。

  据他所说,“第一次发现海洋玉髓是在当地的一家古玩店里。当老板拿出一块质地晶莹白皙、圆润通透,画面宛如仙境的石头时,我完全被震惊了: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漂亮的石头?”他坦言,其第一印象就是这“石头”是否出自世间?它质地坚硬而不失柔润和细腻,丰富艳丽的色彩、奇美的纹理而呈现出栩栩如生的画面是万古灵秀在其中的生命凝聚。在大自然绝妙的“天工”面前,古往今来任何一位艺术大师都显得黯然失色、自叹不如。

  从那一刻起,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块“石头”带到收藏界的舞台中央。经过多方求教,徐惠恩得知,这种尚未正式命名的奇石,产于世界第四大岛马达加斯加岛,在亿万年前的海洋深处经过岁月的洗礼和奇特的地壳变化演变形成;它集宝玉石的柔润通透与黄龙玉及巴林石的奇特草花于一身;更重要的是这种宝玉石级的原料在马达加斯加的储存量极为稀少综合这种奇石产地、材质、图案的特殊性,他决定将其命名为“海洋玉髓”。为了这个“梦中情人”,徐惠恩踏上了近乎“疯狂”的收藏之路。他斥资近亿元收购矿脉、投资建厂、高薪聘请专业技师团队,常年从料石中筛选、研究、打磨海洋玉髓。

  终于,他的坚持让越来越多人看到并认可了海洋玉髓的收藏价值。中华砚文化发展联合会会长、武警部队原副司令员刘红军中将题写“海洋玉髓集萃”;国土资源部原副部长、中国观赏石协会会长寿嘉华在看到海洋玉髓时,反复把玩赞不绝口;中国收藏家协会名誉会长、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闫振堂,同样非常欣赏海洋玉髓,并欣然挥毫泼墨“海洋玉髓,神韵天成”;奇石界泰斗侯康乙时更是在看到海洋玉髓后奋笔疾书“海洋玉髓,稀世奇珍”八个大字。徐惠恩的海洋玉髓作品也屡屡斩获各项大赛的大奖。

  2020年6月,他创办的龙浦惠雅海洋玉髓博物馆投入使用,作为一张新时代的文化名片,肩负着促进不同文化交流互鉴的重要职责,在开展对外文化交流、展示中华文明魅力、传播世界文明成果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作用。作为艺术家,徐惠恩实现了自己年少时的梦想,作为“海洋玉髓第一人”,他也践行了自己与海洋玉髓相逢时的初心。然而功成名就的他并没有停止对梦的追寻。正如他所说,“一个人的青少年时期能否顺利成长,往往决定其一生的命运。”

  现在,徐惠恩把目光转向了更多人的梦,多年来,他不断帮助有困难的孩子们去圆求学梦,迄今已达数百名,总金额近千万元。他还积极建立公益慈善专项基金,用于助学和文化等方面。他的帮助让更多人在追梦的道路上不再彷徨无助,充满阳光与爱。正如徐惠恩最喜欢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说的那样,“阳光轻轻撒满地,云彩今天都很美”,对梦的追求,不论何时,都是一个伟大的课题,祝愿徐惠恩先生的追梦之旅永远阳光灿烂!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