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玉镯 > 走向胜利丨青山蕴玉绿水养人

走向胜利丨青山蕴玉绿水养人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6月28日

  9月5日,平江县南江镇凤凰山村,“90后”夫妻余发富(前右)、李昌香(前左)经营一家露天吧。 湖南日报记者 唐俊 摄

  53岁的湛沅标,常会回想起住在山上的日子,但回想并不等于怀念。在平江县南江镇凤凰山村,他家曾是海拔最高的那一户。

  老婆在广东打工,湛沅标在家种点稻谷小菜、养些鸡,生活本还过得去。但随着一双儿女成长,家里开始捉襟见肘。“花钱地方太多,集镇又远又难走,没法出去打工。”他说。

  山上的艰难,在两年前画上了句号。当地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让湛沅标在内的335名村民,分批在村里陡岭、灰罗塝片和集镇,安了新家。“房子很漂亮,内外都装修好了。”湛沅标记得,搬家那段时间,安置点比镇上商业街还热闹。

  幕阜山脉山高林密,终年云遮雾绕。9月5日一大早,藏在庞大山群中的凤凰山村,在阳光刺破云雾后苏醒。给孩子做完早餐,湛沅标跟记者坐家门口聊天,手机不时响起。“催我去村里茶园干活呢。”他笑着说。

  茶园离家有10多公里,但上山的路不再难走,从村口到山顶,全铺上了沥青路。茶园里,自动喷淋系统在给有机茶树浇水,7位村民戴着草帽,忙着采摘鲜叶。

  2014年,大学毕业生李初庄返乡,帮着父亲创业,从村里流转1050亩山地,搞茶叶种植。一年后,父女俩成立湖南省幽吉茶业有限公司。湛沅标以自家4亩山地入股公司,还在两年后进入茶园做事,有了一份稳定工作——茶园“除草师”,每天报酬180元。

  边走边算账,收入不只来自除草,还有每年土地分红。2017年开始,县政府还和茶企给特困村民提供产业分红,湛沅标每年能拿到近600元。2018年,湛沅标家收入5万多元,摘掉了贫困帽。这一年,凤凰山村也从贫困村中出列。

  临近中午,音乐声响起,“水秀”开始了——茶厂中央喷泉,随着音乐节奏起舞。茶厂最高处,潺潺流水从硕大景观茶壶嘴里涌出。远眺茶壶似浮空中,村民感叹:“天壶!”

  和政府一道,助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579户2199人脱贫致富,李初庄不只种茶、产茶、卖茶,还搞“茶旅果”融合发展。上山沥青路早通了,茶厂周边的风光亭、游步道等旅游设施也已建好。上山沿线公里映山红,李初庄准备和村里一起打造映山红风光带。3年多前种下的10余万株果树,甜柿长势喜人,车厘子、葡萄明年挂果……

  李初庄还出资给周边10户居民免费装修房子,做民宿、农家乐,明年投入使用。

  站上风光亭,俯瞰凤凰山村,镶嵌在群山中的2600余亩凤凰湖似一块不规则的绿宝石,美轮美奂。

  “你看,湖体上窄下宽,中部内缩,两岸群山绵延,像不像凤凰振翅?”李初庄说。

  当晚,李初庄准备前往北京,参加消费扶贫展会,把凤羽、幕阜松针等好茶带过去。

  茶园里,李初庄身影渐渐远去。一幅贫困户送的字画浮现在记者脑中:“绿水养人润物,青山蕴玉含金。”这字画,就挂在李初庄房子里。

  入夜,在凤凰山村幽吉茶厂门口、村民湛还良家前一片空地上,村民陆续聚集。不一会,挤满了人。

  “90后”夫妻余发富、李昌香支起烧烤摊,架起室外KTV设备,坨坨露天吧营业了。

  “上个月下了5天雨,营业26天,赚了1万多元。”余发富嘿嘿一笑,“等攒下些钱,我还要在村里搞个农庄。”一旁的李昌香拍了拍丈夫:“你靠谱不?”余发富摸摸头转过身,夫妻相视而笑。

  余发富这话,村民杨业群信。不远处,她和丈夫冯腾芳也架起了摊位,丈夫正炒粉,炒得喷香。两女一儿围在摊位旁,吵着要吃鱿鱼须、猪耳朵。“我们没余家‘阵仗大’,上月才赚6000多元。”去年,夫妻俩买了一台小车,停在两层小洋楼下。

  “陪你直到星星不眨眼……”原来,为了“带气氛”,余发富夫妻手牵手,唱起了网络红曲《你莫走》。

  在凤凰山村,“凤凰于飞”,何止于夫妻间。采访湛沅标时,可能因以前日子太苦,说起新房子、新工作等,他几次红了眼眶。

  人到中年,生活压力太大,杨业群带着哭腔说:“如果没有茶厂,要去外面打工,3个孩子,还有父母,谁照看?”

  告别“老破小”,村里建了新小学,而老师和孩子念叨最多的就是驻村扶贫工作队。


冰种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