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玉镯 > 地方新闻精选 云南“30万玉镯摔断”事件调解成

地方新闻精选 云南“30万玉镯摔断”事件调解成

admin 冰种翡翠 2021年07月11日

  原标题:地方新闻精选 云南“30万玉镯摔断”事件调解成功 双方拒绝透露赔了多少钱

  7月18日上午,云南瑞丽多方渠道向云南网证实,“手滑”摔断30万玉镯的江西女游客费某某已与林氏翡翠店铺私下达成和解,此事件终于落下了帷幕。据当地知情人士透露,7月17日下午,在当地宝玉石协会以及政府部门的证明下,此事件已经调解成功。至于具体责任划分,赔偿金额等问题,双方均表示不方便透露。

  女游客费某某告诉云南网,赔偿问题的确解决了,自己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不想这个事情再传得沸沸扬扬,想回归以前平淡的生活。“我正在回江西的路上。”

  点评:此事发生后一度传得沸沸扬扬,游客费女士也经历了舆论的锤炼。如今调解成功,对双方而言,都是解脱。小编好奇的是,到底赔了多少钱呢?

  据中新网报道,近日,河南省商丘市睢阳警方成功打掉了一个涉黑涉恶犯罪团伙,该团伙成员大部分是女性,年龄大都在50岁左右,最大的已70岁。据介绍,该团伙涉案人员30余人,寻衅滋事案件29起。目前,犯罪嫌疑人胡某、陈某等14名主要团伙成员分别被判处2至11年有期徒刑。

  经讯问,自2013年以来,由犯罪嫌疑人胡某统一策划,组织成立以陈某、高某英、苏某元、刘某玲为基本固定的骨干成员,以王某娥、张某玲、刘某玲等多名社会闲杂无业人员为成员的团伙组织,在商丘市区及夏邑县、虞城县范围内非法插手处置各类债务纠纷、医疗事故、宅基地纠纷、拆迁补偿、邻里争执等经济、民事纠纷获得经济来源(每人每天“出场费”200元,进派出所或者受伤的人员另加钱,有时是承包费若干元),采取辱骂、殴打、侮辱、恐吓、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等手段,逞强耍横,寻衅滋事,从中非法获利。

  点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原来还有一群专门配合演出、辱骂、殴打、侮辱、恐吓、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的大妈!感觉分分钟就能拍一部电影,片名就叫《我的大妈是大佬》……

  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官方微博7月17日消息,朝阳警方招聘流动人口管理员工作于近日启动。朝阳公安分局将招聘2464名流管员,协助公安机关,加强朝阳区流动人口管理工作。流管人员招聘面向社会公开招录,由劳务派遣公司组织负责统一招聘,按照“一次报名,四项考试”的方式组织实施,统一组织笔试、面试、心理测试和计算机操作测试四项考试。

  据悉,流管员的岗位职责是协助民警,主要负责居住证和居住登记卡的受理、办理;入户检查、采集、登记流动人口和出租房信息;开展安全防范和法律法规宣传,排查出租房屋治安、消防等安全隐患问题,及时向属地派出所报告工作情况等。

  7月8日,山东临沂一支暴走团的多名队员在马路上参加集体健身时被一辆出租车撞倒,造成一死两伤,13日,临沂另外一支暴走团在夜间进行健步走活动时,身穿反光服手持荧光棒,一辆叉车在队尾“护卫”,再次引起多方关注。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近期临沂交警已经开展“道路交通安全专项集中行动”,交警全员上路,加强路面巡查,对部分占用机动车道、非机动车行走的徒步队组织者和参与者进行劝导教育,要求徒步队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在人行道行走,不得扰乱正常的道路交通秩序。

  同时,临沂交警还和暴走团活动比较集中的地域的学校、单位进行了协调,希望他们能够开放操场、广场以及健身长廊等场地供暴走团进行活动。对于暴走团今后的活动场地或许将被换到学校操场等地方,绝大多数的暴走团队员表示理解,但是也有部分暴走团队员认为,学校的操场只能绕圈,走起来太过单调,而且容易头晕。

  点评:行人有人行道,机动车有机动车道,暴走团成群结队在机动车道健步走,很容易引发道路交通安全事故。当然,城市体育运动场所有限,也是暴走团选择马路的一大原因。除了规劝暴走团,解决他们的场地之需,才是问题彻底解决之道。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监狱服刑6年多之后,曾被冠以“黑老大”之名的程幼泽因减刑于2016年5月23日被提前释放。仅3天后,他便再次被抓,这次是因出狱时百余人身穿黑衣迎接。2017年7月13日,该案在阳城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程幼泽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因此前的减刑部分被撤销,法院决定对其执行有期徒刑6年。

  程幼泽的姐姐程幼敏透露,程幼泽第一次入狱时年仅18岁,“三儿和张丽娜从小就认识,第一次6年刑满后不久,1989年两人就结婚了。他们结婚这28年来,三儿又断断续续进去两次,算起来,张丽娜这辈子有21年都在等他出狱。尽管两人感情基础牢靠,但孩子因为这些事性格有些孤僻,从不出门。现在三儿年纪也大了,本打算这次出狱一家人要安生过日子,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现在看来这个团聚又将再次延期。”

  点评:家里出了个“黑老大”,其家庭便不可能过上普通人的正常生活。程幼泽多次入狱,不仅浪费了自己的大好青春年华,与此同时也让妻儿生活遭遇困境。

  据《劳动报》报道,外型科幻如“太空舱”,睡上半小时仅需6元。一款被誉为“午休神器”的“共享睡眠舱”近日现身沪上引发关注。但是,7月15日,这款产品在沪刚刚投入运营就已经叫停。来自警方的消息,因为无法获得消防许可,也没有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共享睡眠舱”将被叫停,并要求拆除搬离。

  “共享睡眠仓”是否卫生?消防问题如何解决?一旦发生意外能否保证及时逃生?“享睡空间”商务经理叶先生表示,共享睡眠舱是定位于提供办公休息区域,营业时间从上午9点至下午6点。目前,寝具中的一次性产品均会按规定销毁。

  点评:“共享睡眠仓”的出现解决了上班人员午休的需求,但与此同时,这个新事物的出现也必然带来了新的难题:卫生、消防、安全逃生等。只有不断在现实中完善,共享经济才能成为现实。

  据《成都商报》报道,1959年7月,乐山市金口河人童玉光当时还是阿坝州金川县林业部门的一名运输木料工人,在他回老家探亲返程途中,已经身无分文。当时他向朋友曾昌维借了20元路费,朋友还让其留宿并招待了一顿饭菜。这20元钱在当时相当于半个月工资,一两年之后,当童玉光凑够20元寄过去时,汇款单却因“查无此人”被退回。

  此事距今已58年之久,几十年来,童玉光走遍了四川省内十多个市县,却从无所获。他说,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笔“借款”,非还不可,“在我有生之年,就想亲手把钱还给老朋友,握着他的手说声谢谢。”

  点评:古有一诺千金的诚信和“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报恩,今有童玉光老人走遍十多个市县只为还58年前20块钱的故事,从古至今,诚信和报恩的品质从未在我们身上褪去。

  据新华社消息,湖南株洲县纪委日前通报了3起基层党员涉毒典型案件,涉案人员被追加了开除党籍等纪律处分。

  其中,2016年11月,龙船镇龙泉村党员曾树繁在芦淞区一宾馆房间内贩卖约0.6克,2粒“”约0.188克给陈某。在该房间外,曾树繁被民警抓获并从其身上搜出白色晶状物质共计7.4克、红色圆形片剂10粒0.94克。经检验,从曾树繁处查获的红色圆形片剂检出甲基苯丙胺、咖啡因成分,白色晶状物质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曾树繁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贩卖,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今年1月,曾树繁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4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今年7月,曾树繁受到开除党籍处分。

  点评:湖南官场曾出现“吸毒市长”而引发关注,如今又曝出基层党员贩毒吸毒。毒品害人不浅,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冰种翡翠